「想帮助我们,可否先听我们说故事?」给偏乡「服务」之前,你该

  • 2020-06-11
  • 471
「想帮助我们,可否先听我们说故事?」给偏乡「服务」之前,你该图片来源:欧北来

作者:蔡昇达(欧北来成员)

关于兰屿,先前看到一个报导,报导中说:「台东大学寒假学生服务营队昨天授旗,将利用寒假到兰屿等偏远乡间国小服务,其中阳光青年团选择到兰屿教小朋友美姿美仪,在全岛没有牛排馆的兰屿,将让小朋友们品尝牛排的滋味。」

我想要讲几个小故事。

那天,在朗岛部落的早晨,原本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下起不小的雨,正烦恼走不了时,「进来坐吧,现在是退潮,等下就会停了。」老人家邀请我与咏恩坐进凉亭里。

「为什幺下雨就是退潮呢?」我好奇的问。

「嗯…就是会下雨阿,退潮…等下就停了。」老人家点起了菸笑笑的看着我。

短短的30分钟,雨停了,也许是巧合,但我看得出老人家的笃定。

部落文化基金会执行长说,「你们对海洋民族的强烈印象脱离不了海洋,其实在我们这里,女人的农务与海洋同等重要,有一句话这幺说,『海是男人的田,田是女人的海』,这里一年没有汉人的四季,只有三季,是跟着飞鱼的脉动,所以飞鱼过后,农作物就佔了很重要的一部份,」接着,执行长再问,「你们知道我们的同一块水芋田里有好几种不同品种的芋头吗?根据离水源的远近、土壤的状况、周遭长出的其他植物,来判定这块土地适合什幺样的水芋生长,杂草还分为好与坏草,坏的才清除。」

执行长对于我们回答「不知道」也很有礼貌的以笑容回应我们。

那是智慧,都是这块土地的智慧啊……

我们拥有太多他们所没有的,他们拥有太多我们所没有的,哪里有问题吗?一点问题都没有。

「偏乡」总是与「落后」划上等号,到底是落谁的后?

不同文化彼此之间的落差并不代表那是一种缺陷,文明从来就没有高低之分。

如果今天兰屿的孩子突然的跑去你家教你怎幺「处理飞鱼」,规定你什幺时间才能剪飞鱼的翅膀,什幺时候到了才能吃、过了什幺时候就不能吃,对于你不理解飞鱼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觉得你「太落后」了,一定要教会你,「不然你出去会被笑喔~」的心态来指导你,你心里是什幺感觉?

大多数人会想,「我干嘛要会处理飞鱼?那不是我的生活阿,为什幺要学。」

那为什幺他们需要「美姿美仪」?

兰屿到处都是羊,但他们几乎不太吃,除非是重要的仪式或者庆典,才有可能将羊宰杀,在岛上,别说是牛排馆,一只牛都没看见,为什幺?生活文化就是一种「人」与「环境」互动所产生的「行为」结果。没有的原因,就因为他们没这幺需要,就像你没这幺「需要飞鱼」一样。

台东大学前身为师範学院,现今仍然是培养老师的重要学校,「多元文化」思维的培养,更显重要。

林庆台牧师(泰雅族)对我说:「如果大家想要帮助我们,可不可以先听我们说故事。」

台东长滨的大姐(阿美族)对我说:「我们这里不需要这幺多物资,更需要一座游泳池,因为游泳对于海岸阿美族的孩子来说不只是技能,是文化。」

在大学修的一堂教育课程中,有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讨论「考试评鉴」时说:「如果考的是如何只用一包盐巴一把刀在山林生存三天以上,你们全部都是六十分以下的不及格。」我的布农族同学马咏恩眉头都不眨一下的说:「那~~~幺~~~简~~~单~~~。」

椰油国小的一位男老师,走遍台湾本岛无数个部落,意外到了兰屿之后,一待就是七、八年,现今更落地深根盖房子,决定这辈子都不离开这块土地。

他说:「孩子最需要的是,陪伴。」

就像欧北来的冷门景点概念一样,不是关起门来不要让大家去,而是理解去了之后「真正该做的事情」是什幺。

绝对肯定「服务」的立意良善。

但,「弯下腰学习吧,飞跃给予之外,你才会真正得到。」

「想帮助我们,可否先听我们说故事?」给偏乡「服务」之前,你该Photo Credit: A-giâu CC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