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

  • 2020-07-28
  • 191
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箧筚里的故事证件里的年华林秋亭留下一代记忆

二十世纪是个颠沛流离的大时代,连天的烽火造就中国有许多“南漂青年”,在烽火燃了又灭,灭了又燃的动荡中飘蕩。而上一代南来青年的故事,我们又了解多少呢?

1917年出生于潮州潮安县的林秋亭,从出生到移居马来西亚,人生经历数次换政府时机,包括日军侵华、国共内战、马来亚独立等,无论去到哪里,政府就换到哪里,疲于奔命但也挣扎求存。

这是一个旧箧筚(潮州音Kap Pik,皮箱的意思)开启大江大海般的南漂故事。层层叠叠的文件中,挑出几张有故事的旧证件,了解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箧筚主人林秋亭如何排除万难,最终选定在马来亚落脚。

而这个箧筚的传承人,就是林秋亭的长孙女、槟城文化推手林玉裳。

1936年的马来亚入境执照

中华民国政府成立于1911年。林秋亭出生于6年后的1917年,正值中国社会推翻封建帝制的浪潮。

林秋亭第一次下南洋的历程,从这张入境证开始。不谙英语的他,来到英殖民地谋生,在吉隆坡十五碑(Brickfields)落足,在门牌31号的大成商行工作。这张马来亚联邦入境执照发出日期为,有效日期至。

林玉裳说,祖父在马来亚漂泊4年后,曾回乡娶妻生子,却遭逢第二次世界大战,侵华日军在6月21日侵占汕头。如果没有这场战争,就没有再一次的流离,以及后来的故事。林秋亭被逼将妻儿留在家乡,只身从潮州步行至香港,再乘船取道新加坡来马来亚,身上只带了一本潮音字典,以及一把二胡。这本潮音字典,被林玉裳珍藏至今。

1948年出自潮州的买金收据

在战乱年代,货币面值不稳定,人们爱买金饰保值。这张买金收据,反映出当时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的严重性。

,林秋亭的妻子柯秀卿在潮州浮洋市钉履街广兴金铺购买九成金美术耳环一双,重量仅零両壹钱壹分玖厘,印花税却需要1000圆。

中国1948年发行金圆券

当时的货币单位是金圆币。中华民国政府在中国发行金圆券。金圆券在停止流通,但在这10个月里,国共内战与通货膨胀造成货币贬值超过二万倍。图为林秋亭收藏的金圆券。

英殖民政府的回信

二战结束后,中国1946年再次爆发国共内战,百姓历经4年的苦难。,林秋亭致函英政府,申请把妻子柯秀卿、儿子林怀忠带到马来亚生活。这是一封槟城移民厅在11月30日的回函,虽仅表示已收到申请信,也已是成功的第一步。

信中清楚可见,签署人是Poh Tai Kong,信背印有O.G.S字样盖章。

林玉裳一开始看不明白O.G.S的意思,后经友人邱思妮穿针引线,电邮向一名曾在槟榔屿政府机构服务的英籍退休官员,才了解O.G.S是“On Government Service”(为政府服务)的意思,,有此印章就可取代邮票。

中华民国侨民身份证

1939年告别妻儿离乡后,转眼10年。林秋亭决定再回乡,这次他回乡有很重要的任务,即要求妻儿随时準备下南洋团聚。他依据当时最新的制度,来到中国驻槟领事馆,登记成为中华民国侨民身份。这让他在战事纷乱中,有一个确立的身份,否则有事时将无法获得中方与领事馆的庇护。

旅行证明书

有了合法身份,当时回中国还需要办侨民旅行证明书,功能等同国际护照。护照是由当时中华民国南京政府驻槟榔屿领事李能梗发出,盖章写着“中国民国驻槟榔屿领事馆印”,办理护照费用为6令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该驻槟领事馆才被外交部电令关闭。

天花与霍乱疫苗证书

二战后天花及霍乱蔓延,国际规定出国人士必须先打疫苗。林秋亭分别在及21日注射天花与霍乱的疫苗,证书由槟城港口卫生办公室签发。1950年7月,柯秀卿带着11岁的儿子与数个月大的女儿,母子三人乘船往马来亚前,也须在汕头交通检疫所注射天花及霍乱的疫苗,才能办人民出口许可证。林玉裳说,在乱世存活,除了躲避枪林弹雨,还要上天保身体安康,才能有远渡重洋的命。

英殖民政府的回信:终结两地相思

枯等17个月后,马来亚联邦移民厅发出批准函,允许林秋亭把妻儿带来马来亚共同生活。等待期间林秋亭曾回国一次,此时女儿林慧君已出生,下南洋成员再添一人。

私家买米人牌照

马来亚曾在1950年遭遇粮荒,政府实施两派制度,发出“私家买米人牌照”。初期每人每星期只买到3.5斤白米,后期再限制只能买砂糖半斤。柯秀卿来到槟城后,得马上办私家买米人牌照,儿子米粮附属在母亲的牌照中。此时,林秋亭已在漆木街66号福发杂货店三楼租房,一家四口团聚后,林氏夫妇陆续又迎来两名儿子。

祖父逝前交出箧筚 似盼孙女好好保管

以上只是先贤下南洋的前半部。下一篇,我们将看林秋亭一家在马来西亚槟城的后半部历程。

还记得以前的祖辈,多会在家里备一个带有“沧桑感”的皮箱,里面装有全家人的重要文件,包括出生纸、出入境通行证、成绩单、各种票证、买金收据等。万一家中发生紧急的天灾人祸,第一要事就是拿着皮箱就逃,逃往下一个未知的动荡。

但我们所知的故事总是散落、模糊,证件与书信在岁月激流中消失,很多家史只剩下传说。

林家这个箧筚的完好,有赖于林秋亭生前的“先见之明”。林玉裳说,祖父在逝世之前的1995年,将一个英製“箧筚”交给她。

“那时我还没涉足文化遗产保护,不理解他的用意。只好奇我还有两个叔叔、一个姑姑,为什幺他不交给自己的孩子呢?”

也许祖父认为她是最了解他想法的孙女,也许他有预感,这名孙女定不会辜负这一箱子的移民史,冥冥中预见她未来与古蹟保护工作有缘。

这个箧筚就好像立体弹跳卡,每当打开它,就会弹出整套下南洋历程,这是林秋亭的,也是整个时代的人的故事。

返潮州亲探祖父身世 祖先或曾是清朝官员

林秋亭在马来西亚的生活不曾富贵,火炭店生意也以亏损为多。

早期第一代下南洋的人士都是为了挣脱战火与贫困,大多受教育不高,文化水平有限。林秋亭一生的爱好都有着文人雅士的习气,这不禁令林玉裳对祖父的出身感到好奇。

在祖父生前来不及问,她后来有机会到祖父的潮州家乡探亲,才认识了祖父的“阿舍”身份。

阿舍在闽南方言中,是指生活优渥的纨绔子弟,原来林秋亭在潮州乡里的小名就是阿舍,是当地人对少爷们的暱称。

早前,林玉裳拜访潮州祖父潮汕老家,看见墙上挂着高祖的照片,是一张穿着清朝朝服的画像,老家建筑也彰显出高雅的气质。

林玉裳推算,高祖可能是官阶不小的清朝官员,有二品阶级,辛亥革命后沦为前朝遗官,从此家道中落。她相信祖父成长过程中,受了非常良好的中国传统教育,才能在乱世中保持沉着的文人素养。

“潮州旧相识还说,祖父年少时经常在庭院拉二胡。那时祖母柯秀卿还是少女,每当经过祖父家门前,都会忍不住驻足聆听。隔着旧堂高墙,两人并不相识,她也许早对这名墙内的二胡青年很有好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