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調查發現 > 正文

      新時代青年群體奮斗觀調查報告(2022)

      主要發現:

      · 在奮斗實踐方面,新時代青年群體奮斗強度較高,奮斗強度自我評價得分為7.39分(十分制);九成以上受訪者有著明晰的奮斗規劃。

      · 在奮斗觀念方面,青年群體認可奮斗幸福觀,六成受訪者認可“只要奮斗就能實現目標”,七成受訪者在面對挫折時會反思自我、繼續奮斗,近七成受訪者認為“內卷”是一種非理性競爭行為。

      · 青年群體不同程度地存在奮斗動力不足和奮斗精神被消解的問題。“向上流動渠道不夠通暢”等生存發展困境、疫情期間的“裁員潮”,以及“躺平”“擺爛”等網絡話語的流行,都會對當前青年群體奮斗狀態產生影響。

      新時代是奮斗者的時代。對青年群體而言,奮斗是青春最亮麗的底色,民族復興的使命要靠奮斗來實現,人生理想的風帆要靠奮斗來揚起。邁向新征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需要新時代青年保持昂揚向上的奮斗姿態,堅定正確的奮斗觀念。當前,新時代青年群體的奮斗觀念如何,有著怎樣的奮斗目標,如何看待奮斗中的競爭與挫折,反映出怎樣的社會心態和價值觀念,受到哪些因素的影響?為深入了解當前青年群體的奮斗狀況和奮斗觀念,2022年3月26日—4月4日,人民智庫通過互聯網和微信公眾號,面向廣大青年群體開展了問卷調查,共回收有效電子問卷1790份。有效樣本中,男性占61.1%,女性占38.9%;85后(1985—1989年出生)占18.4%,90后(1990—1994年出生)占37.2%,95后(1995—1999年出生)占31.1%,00后(2000年及以后出生)占13.3%*;受教育程度為初中及以下、高中和中職中專、大專、本科、碩博研究生的分別占2.8%、19.9%、30.4%、39.1%、7.8%。

      青年群體在個人奮斗實踐方面,奮斗目標多元,有著清晰的規劃,且奮斗強度較高

      奮斗的本質是一種實踐。所謂奮斗,就是為實現既定的理想或目標進行的一系列積極向上的實踐活動。青年時期是個人價值觀形成的重要時期,也是決定人生走向的關鍵時期。青年群體保持奮斗的人生底色,不僅有利于自身成長,而且能夠推動時代向前發展。積極向上的奮斗狀態,既要有合理的奮斗目標,也要有科學的奮斗規劃,還要有持續的奮斗毅力。

      在個人的學業、事業中投入最多精力的青年人數占比最高,其次是個人身心健康和個人外觀形象。新時代青年的個人追求具有多元性,反映出不同的奮斗方向和目標。數據表明,30.4%的受訪者在個人學業或事業上投入了最多精力,21.9%和21.2%的受訪者在個人身心健康和外觀形象上投入了最多精力,還分別有14.4%、9.1%和2.5%的受訪者在社交和婚戀、家庭事務、社會事業和公益慈善中投入了最多精力(見圖1)。學業和事業的成功不再是青年群體的唯一追求,強壯的體魄、得體的儀表和良好的社會關系都可以是青年的奮斗追求。

      7

      整體上看,青年群體對自身奮斗強度的評價較高,且有清晰的奮斗規劃。調查表明,受訪者普遍認為自身當前的奮斗強度較高,奮斗強度自我評分為7.39分(十分制),其中男性受訪者為7.45分,女性為7.29分。在受訪者群體中,有16.5%的受訪者認為自身的奮斗強度非常高(10分),有54.4%的受訪者認為自身奮斗強度較高(7—9分)。而當問及“如何看待奮斗和休息娛樂的關系”時,有83.0%的受訪者將奮斗看作第一位,14.9%的受訪者認為“事業奮斗和享受生活同等重要”,僅有2.1%的受訪者認為“享受娛樂才是人生最重要的追求”。此外,青年群體對個人奮斗普遍有著清晰的規劃,僅有3.9%的受訪者沒有奮斗規劃,有短期規劃(一年內)、中期規劃(二至五年)、長期規劃(五年以上)的受訪者人數占比分別為16.4%,41.8%和27.0%,還有10.9%的受訪者既有短期奮斗規劃,也有中長期奮斗規劃。

      從職業看,個體經營和自由職業者群體自我認知的奮斗強度最高,學生群體最弱。依據青年與所在組織(學校、單位)的關系和單位性質,學者廉思將青年群體劃分為成長性群體、內生性群體、建制性群體和原子性群體。調查數據表明,作為原子性群體的個體經營者、自由職業者自我認知的奮斗強度最高,為7.67分。該群體的收入與個人奮斗強度高度相關,例如青年外賣騎手、網約車司機,其收入與每日的接單量高度相關,因此這一群體中也存在普遍的自發性過勞現象。作為建制性群體,企業員工的奮斗強度自我評價第二,為7.44分。該群體成建制就業于企業組織和社會組織中,奮斗強度低于原子性群體,但一定程度上存在過度加班、“996”等現象。作為內生性群體,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奮斗強度自我認知得分為7.41分,排名第三。作為成長性群體的學生群體的奮斗強度自我認知得分最低,為7.08分。

      青年群體在個人奮斗觀念方面,認可奮斗幸福觀,能正確面對奮斗中遇到的挫折,但反感 “內卷”現象

      青年群體有怎樣的奮斗狀態,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們的社會心態和價值觀念。其勞動觀、成敗觀、競爭觀、財富觀都會對奮斗狀態產生影響。探究青年奮斗狀態背后的社會心態和價值觀念因素,有利于更加全面地了解什么樣的奮斗觀念塑造了青年群體當前的奮斗狀態。

      社會焦慮感是促使青年群體高強度奮斗的重要動因,也使青年群體在選擇工作時更加務實。調查顯示,有73.0%的受訪者認為“當前社會節奏很快,需要一刻不停地奮斗”。同時,當問及“是否有‘35歲焦慮’”時,有54.2%的受訪者表示自己非常焦慮或比較焦慮,29.1%的受訪者表示一般,只有16.8%的受訪者表示不太焦慮或從不焦慮??梢钥闯?,社會焦慮感已經成為青年群體一種普遍的情感體驗。

      青年群體認同奮斗幸福觀念,希望通過自我奮斗取得收獲。一方面,青年是否愿意奮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他們是否相信奮斗能夠帶來美好生活。調查表明,有62.4%的受訪者非常認可或比較認可“只要奮斗就能實現目標”,說明大部分青年相信奮斗的作用。與此同時,青年不再完全相信奮斗的作用,將奮斗視作無用功的現象也應得到重視。另一方面,奮斗過程本身也會讓青年產生有意義感,正如馬克思指出的:“勞動是自由的生命表現。”數據顯示,有71.7%的受訪者認為“啃老是一種可恥的行為,應該通過自我奮斗取得收獲”,有64.8%的受訪者“更看重奮斗過程而非奮斗結果”。

      青年群體能正確面對競爭過程中的挫折,反對“內卷”“奮斗逼”等過度競爭現象。當前,社會競爭日益激烈,挫折感成為青年群體在競爭過程中常常會經歷的情感體驗,如努力復習卻沒過考研復試分數線、應聘崗位連連碰壁、工作無法達到預期要求等。不過,當代青年群體對競爭過程中的挫敗感能夠予以正確對待。調查表明,有73.9%的受訪者表示“面對挫折,我會反思自我、繼續奮斗”。此外,有50.7%的受訪者認可“公平的競爭,會給我打敗對手的機會”,有50.8%的受訪者認可“競爭可以激發我的潛力,發揮出自己的最好水平”。

      互聯網行業“裁員潮”,“躺平”“擺爛”等網絡話語的流行等對當前青年群體奮斗狀態產生較大影響

      青年群體認為自身經濟條件和社會環境是影響自身奮斗狀態的主要原因。當問及“影響自身奮斗狀態的因素”時,超半數受訪者認為“自身經濟條件”(55.1%)和“社會環境”(53.0%)是主要影響因素。自身經濟條件對青年自身奮斗的影響是兩方面的。一方面,自身生活環境不夠優渥會激發部分青年群體的奮斗欲望,促使他們發奮圖強,為實現自身美好生活目標而奮斗;另一方面,處在結構性不利地位,也會讓部分青年更容易在遭受挫折時選擇自我邊緣化,放棄奮斗追求。

      當前互聯網行業出現“裁員潮”對當前青年群體奮斗狀態產生較大影響。當被問及“您認為下列熱點時事中,哪些會對青年奮斗狀態產生影響”時,55.7%的受訪者認為“互聯網大廠出現‘裁員潮’”影響較大。調查結果顯示,受“裁員潮”影響,47.8%的受訪青年將“工作穩定”作為擇業首選標準,其次為“收入較高”(47.4%)、“發展前景好”(42.0%)。

      8

      “躺平”“擺爛”等網絡熱詞的傳播對青年群體奮斗動力產生消極影響。47.7%的受訪者認為“‘躺平’‘擺爛’等話題引發熱議”對青年的奮斗狀態影響較大。面對激烈的競爭和現實生活壓力,部分青年群體認為僅靠個人能力難以改變現實環境,因此選擇降低預期、逃避競爭。一些自媒體為吸引流量,以此類“熱”詞為主題進行創作,使“躺平”“擺爛”進一步成為輿論熱議焦點,引發更多青年群體的關注與效仿,從而進一步弱化了青年群體的奮斗動力和奮斗精神。

      “躺平”正在青年群體中流行,反映出青年群體“表達訴求”“釋放壓力”“失望逃避”的社會心態

      繼“佛系”“內卷”后,“躺平”成為網絡熱詞,在青年群體間快速流傳開來,并迅速“出圈”,引發更廣泛社會群體的討論和回應。面對高壓的工作狀態和生活難題,青年通過分享觀點尋找共鳴、舒緩壓力,同時通過特別的表達方式發表意見,呼吁社會關注青年境況、回應青年訴求、解決“急難愁盼”問題。還有部分青年口頭上選擇“躺平”,實際是選擇休整反思,重新規劃奮斗方向,為下一個階段的奮斗做好充足準備。

      大多受訪者認為向上流動渠道不暢、貧富差距加大等因素是引發青年“躺平”的重要原因。“躺平”現象及其所反映的青年心態,是觀察和理解社會發展情況的重要窗口。本次調查發現,當被問及“您認為引發‘躺平’現象流行的社會因素有哪些”時,57.4%的受訪者認為是“向上流動渠道不夠通暢”,55.2%的受訪者認為“個人收入差距相對較大”是因素之一。當前社會處于轉型階段,傳統產業人力資源過剩,不同地域、不同行業、不同群體收入差距逐漸拉大,“高學歷”與“高收入”、“多付出”與“多收獲”不再有必然關系,使部分青年群體被剝奪感、不公平感增強。

      部分受訪者認為“買不起房”“就業難”等生存發展困境、“快節奏”“高強度”的生活環境是引發青年“躺平”的主要原因。49.3%的受訪者認為選擇“躺平”主要原因是青年群體面臨“住房、就業等生存難題”。受疫情等因素影響,近期就業形勢依然嚴峻復雜,加劇了青年群體的焦慮、不安情緒。北上廣深等城市高昂的房價、稀缺的優質教育資源、落戶難等生活壓力加重了部分青年群體肩上的重擔,使部分青年自信心水平降低,奮斗動力衰減。此外,34.2%的受訪者認為青年“躺平”的主要原因是“工作節奏快、競爭激烈”。青年在此工作狀態中不斷透支身體健康、犧牲休息娛樂時間。面對激烈的競爭和稀缺的資源,當付出與收獲不成正比時,部分青年可能在無奈、沮喪后選擇“躺平”。

      多舉措解決青年奮斗動力不足和“躺平主義”問題,培養青年奮斗精神

      完善勞動權益保障機制。培育新時代青年群體奮斗精神應當完善勞動權益保障機制,針對年齡、性別等就業歧視問題,應及時開展反就業歧視立法調研,盡快出臺“反就業歧視”相關法律法規,從立法角度規范就業歧視現象。同時充分利用現有制度資源,積極啟動現行法律工具,破解就業歧視難題。

      創造更多高質量就業機會。向上流動通道變窄令青年產生奮斗無意義觀念,奮斗欲望衰減。要讓年輕一代多奮斗,就應令其看到勞動能得到應有的回報,暢通向上流動通道,給更多青年人創造致富機會。一方面,要為青年創造多元化就業、創業機會。另一方面,要堅持多勞多得原則,進一步完善勞動報酬增長機制和薪酬支付保障機制,提高勞動、技術、知識、數據等要素在參與初次分配時的比重。

      關注青年群體利益訴求。住房、教育、醫療等方面的壓力都會讓青年產生無力感和焦慮感,影響青年的奮斗狀態,從而使青年群體中出現“三和大神”這樣的低欲望、不奮斗的青年。因此,一方面,要著力解決青年群體特別是青年流動人口的住房問題,修建青年公寓、保障性住房,保證城市住房供給,為青年人奮斗提供基本保障。另一方面,機關、企業、社區、群團組織等主體要做好青年工作,關心青年成長,回應青年訴求,幫助青年更好地進入工作,融入社會,讓青年在奮斗的過程中更無“后顧之憂”。

      優化高校人才培養結構。當前人才結構與經濟轉型和產業升級要求不匹配問題日益凸顯,就業結構性矛盾未得到根本性解決,一定程度上消解青年群體的奮斗動力。需推進高校人才供給結構改革,對接經濟社會發展和產業需求,深化教育與產業深度融合,健全學科專業設置隨產業發展動態調整機制、專業教學標準隨職業標準動態調整機制,優化教育結構、學科專業結構、人才培養結構,著力培養具有創新思維和創新能力的拔尖人才、領軍人才。

      加強網絡輿論引導,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佛系”“躺平”等話語更多是青年群體自嘲與釋放壓力的出口,應允許青年群體在網絡上適當宣泄負面情緒,舒緩自身壓力,同時應及時關注、回應青年訴求,避免極端、消極的網絡輿論發酵升級。一方面,要加強對網絡輿論的監管,防止一些不法分子利用青年群體針對某一事件的觀點制造沖突矛盾,炒作爭議話題、擴散非理性情緒。另一方面,要強化網絡宣傳引導,以青年群體喜愛的傳播形式和傳播內容,幫助青年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使其擺脫“躺平”的心態,在奮斗中激活人生動能,找尋人生的價值坐標。

      【執筆:人民智庫研究員 劉哲、單寧】

      責編:蔡圣楠/美編:王嘉騏

      聲明:本文為《國家治理》周刊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國家治理周刊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羅婷]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