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經濟觀察 > 經濟理論 > 正文

      黃群慧: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

      4月29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危機導致風險挑戰增多,我國經濟發展環境的復雜性、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穩增長、穩就業、穩物價面臨新的挑戰。做好經濟工作、切實保障和改善民生至關重要。要堅定信心、攻堅克難,確保黨中央大政方針落實到位。會議提出,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這是中央立足當前經濟形勢,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舉措。

      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內在要求

      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一方面體現為國民經濟循環體系具有生產要素高端豐富、經濟循環暢通無阻、經濟結構合理現代、經濟產出穩定巨大的特征,從而能夠在國際經濟競爭中保持強大競爭力;另一方面體現為國民經濟循環體系在受到外部巨大沖擊情況下,能夠具備充足的抵抗能力,保證經濟體系能夠快速吸收沖擊力而回到正常的循環運行狀態。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全球化遭遇強勢逆流,全球宏觀經濟治理進入未知領域,以智能化、數字化、信息化、綠色化為主要趨勢的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正在重塑全球經濟基礎和產業布局,世界經濟環境日趨復雜,存在著巨大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從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出發,中國不僅需要建立一個強大而具有競爭力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還需要建設一個能夠抵抗巨大外部沖擊的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并指出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在于經濟循環的暢通無阻,最本質的特征是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從暢通經濟循環關鍵內涵、實現高水平自立自強本質特征來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不僅僅體現為中國經濟國內循環流量在整體經濟循環量中占比高的發展格局,還主要體現為以國內高水平自主創新為主驅動經濟循環暢通無阻、以持續擴大國內需求為主不斷做大經濟循環流量、以發揮國內大循環主導作用為主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暢通。也就是說,新發展格局的“國內大循環為主體”,不僅僅是指國內經濟循環流量占比高的“主體”,更主要是指以高水平自主創新為主、以擴大內需為主、以發揮國內大循環主導作用為主的“主體”。這樣的新發展格局,可以有效實現經濟效率與經濟安全之間的統籌平衡,既具備強大的國內經濟循環體系和穩固的基本盤,形成對全球要素資源的強大吸引力,進而保證我國經濟在激烈國際競爭中的強大競爭力,又能在經濟布局上形成有效抵御外界巨大沖擊,快速吸收沖擊所帶來的風險,最終實現更有效率、更為安全的經濟循環。因此,從本質上把握,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是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內在要求。

      提高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是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的關鍵任務

      在國民經濟循環體系中,產業體系發揮了生產和再生產的關鍵作用,具有驅動經濟循環暢通無阻的動力地位。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快速地推進了工業化進程,積極參與全球價值鏈,已成為世界第一工業和貿易大國。中國作為全球價值鏈分工的重要參與者,在世界產業鏈和供應鏈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尤其是中國作為制造業第一大國,生產體系完整,制造業增加值已經是美國、德國和日本之和,這在很大程度上有效支撐了我國經濟韌性。聯合國工發組織發布的2022年工業發展報告指出,制造業體系完善的國家能夠比其他國家更好地應對經濟危機,制造能力對于經濟韌性至關重要。新冠肺炎疫情沖擊背景下,我國完整的制造業體系對經濟穩定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全球產業鏈面臨著重構的重大挑戰,我國產業鏈供應鏈面臨著多重壓力,存在新工業革命下產業轉型、初級產品供給巨大波動、“卡脖子”技術供給短缺、逆全球化“脫鉤”沖擊等多重因素疊加引發重大產業安全問題的巨大不確定性。當今世界經濟競爭的關鍵,已經是產業鏈的競爭。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產業鏈進行赤裸裸的打壓,不斷通過各種制度安排試圖在全球產業鏈中剝離中國產業鏈環節,這更是凸顯了我國產業鏈安全問題的急迫性,以及建設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的重大意義。

      要構建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針對我國制造業“能力短板”,必須要提高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水平,這也是“十四五”時期產業發展的主要目標之一。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提升,關鍵還在于創新能力提高。這要求不斷完善產業創新發展整體環境,構建有利于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的產業創新生態。從政策導向上看,要正確處理產業政策與競爭政策關系,充分發揮競爭政策在提升產業基礎能力與產業鏈水平方面的基礎性作用。“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了通過產業基礎再造、領航企業培育工程、產業競爭力調查和評價工程這“三大工程”以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除了加快推進實施“三大工程”以外,還有兩方面關鍵措施對于提高產業鏈現代化水平、構建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至關重要。一方面,需要在生產制造層面圍繞著產業基礎能力集成要素、優化流程、培育人才提高中國的工業基礎能力;另一方面,通過建立企業(鏈主企業)、研究機構、統計部門、產業行業協會、政府監管部門、政府決策部門等相關機構聯動的機制,在打通數據共享障礙和解決數據保密問題的前提下,針對產業鏈動態變化建立一套常態化的基礎分析框架和信息收集反饋處理機制,準確支撐產業鏈安全態勢和對經濟韌性的分析判斷。

      形成高標準市場體系是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的重要內容

      在國民經濟循環體系中,市場體系是在分工基礎上生產要素、產品及服務在各主體之間進行交換,并以價格機制保證供給滿足需求的系統。市場體系是否完善,是經濟循環能否暢通的決定性因素。強大而有韌性的經濟循環體系,要求市場體系容量巨大、結構合理、運行高效、統一開放、主體活躍、競爭有序,要求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通過市場化改革,逐步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市場體系逐步完善,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市場體系建設取得了巨大成就,對于經濟循環體系健康發展發揮了基礎性的支撐作用。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的意見》的相繼出臺,對于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形成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具有重要意義。通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可以擴大要素市場化配置范圍,健全要素市場體系,推進要素市場制度建設,突破妨礙各種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的體制機制障礙,實現要素價格市場決定、流動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從而為建設高標準要素市場體系、進一步暢通經濟循環打下堅實制度基礎;通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大市場,可以進一步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營商環境,繼續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有效打破行業和區域壁壘,積極促進創新要素有序流動和合理配置,充分發揮市場的規模效應和集聚效應,進一步推動國內市場高效暢通和市場規模容量持續擴大,從而培育發展強大國內市場,保持和增強對全球企業、資源的強大吸引力,最終促進形成強大而有韌性的經濟循環體系。

      堅持高水平對外開放是構建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的有效保障

      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絕不意味著通過封閉的國內經濟循環來保障經濟安全和經濟韌性,而是通過開放的國內國際雙循環體系,實現高水平對外開放,以強大的國內經濟循環體系和穩固的基本盤,形成對全球要素資源的強大吸引力、在激烈國際競爭中的強大競爭力、在全球資源配置中的強大推動力,在構建互利共贏、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開放型經濟體系中不斷增強我國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從而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實現經濟安全和提高經濟韌性。

      圍繞著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推進高水平對外開放,一是要更加注重制度型開放,對標國際高水平營商環境,強化規則、規制、管理、標準方面的開放,尤其是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市場、規則和標準的聯通。二是要積極參與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改革,推動新興領域全球經濟治理規則制定,在推動構建更高水平國際經貿規則中提出更多中國倡議和中國方案。三是圍繞構建開放創新生態、提高我國創新能力,積極推進對外開放。一個國家國民經濟循環體系是否強大而有韌性,其最根本的決定因素是國家創新能力,而創新能力的提高不僅僅在于增加創新資金投入,更為重要的是構建一個開放的創新生態。制造業、服務業的開放重點應該在于形成開放性創新生態,促進創新能力提升。四是要健全高水平開放政策保障機制,統籌發展和安全,在擴大開放的同時,要健全外商投資國家安全審查、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審查、國家技術安全清單、不可靠實體清單等制度。

      通過堅持高水平對外開放來保障形成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要注重發揮自貿試驗區的關鍵作用。自2013年8月,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正式掛牌,至今我國已先后分6批累計設立21個自貿試驗區(港),形成了東西南北中協調、陸海統籌的自貿試驗區版圖,自貿試驗區在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中發揮了先行先試的重要探路引領作用。進入新發展階段,自貿試驗區要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尋找自己的新定位,要在建設強大而有韌性的國民經濟循環體系中發揮新作用。自由貿易區要逐步發展成為國內經濟大循環的中心節點、國內國際雙循環的戰略環節。一是要成為高水平自主創新高地,在推進中國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二是要成為高素質要素匯集高地,具有吸引數字、知識、人才、資本等各類全球高端要素的充足能力。三是要成為高標準規則測試高地,通過在自由貿易區對先進經貿規則進行壓力測試,推動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在自由貿易區形成新規則沖擊的有效緩沖帶,提高我國經濟循環體系的韌性。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任編輯:潘旺旺]
      標簽: 黃群慧   經濟循環   “雙循環”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