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調查發現 > 正文

      中部地區高質量協同發展的兩個戰略方向

      ——基于長江中游城市群全面戰略合作與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的探討

      摘  要: 隨著“中部崛起”逐步上升為國家戰略,中部地區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大好機遇。長江中游城市群作為中部崛起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可以通過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化產業協同創新發展、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構建區域高標準市場體系和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引領和帶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同時,也要認識到綠色可持續對于中部地區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性,從湘鄂贛面臨的迫切生態問題入手,推動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和綠色發展。

      關鍵詞:中部地區  高質量發展  區域協調  環境保護  

      【中圖分類號】F127               【文獻標識碼】A

      2021年7月22日,《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正式發布,提出“推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在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中作出更大貢獻”。中部地區承東啟西、連南接北,資源豐富,交通發達,產業基礎較好,文化底蘊深厚,發展潛力很大。做好中部地區崛起工作,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對于優化區域經濟布局、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對于奮進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華中科技大學課題組立足中部地區發展現狀,經過深入調查研究,提出從長江中游城市群協同發展、湘鄂贛地區生態協同治理兩個戰略方向突進,開創中部地區崛起新局面的發展路徑。

      戰略方向一:長江中游城市群的全面戰略合作

      長江中游城市群是中部崛起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支撐,是引領和帶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最有力的動力源,是國家在構建新發展格局背景下寄予厚望的新增長極。作為聯結東西部、統籌南北方的市場樞紐,長江中游城市群擁有廣闊的市場腹地,蘊含著巨大的消費潛力,而且整體對外貿易依存度不高,經濟發展回旋余地較大。這些資源稟賦和市場條件,為長江中游城市群在產業循環、市場循環、經濟社會循環中發揮更大作用,從而為國內大循環提供加速度和驅動力奠定了堅實基礎,也為自身發展成為國內經濟大循環的核心樞紐城市群提供了重要保障。

      武漢、長沙、南昌等沿江中心城市作為長江中游城市群中的“領頭羊”,將成為未來發展最快的城市,成為新興的“沿江增長極”,成為激發內循環的關鍵動力。武漢市號稱江城,位于長江中游的中心,是副省級城市、國家中心城市,在長江中游城市群中,武漢不僅是行政地位最高的,也是經濟實力最強的。因此,在推動長江中游城市群全面戰略合作的過程中,有必要立足于湖北武漢,將武漢的智力優勢優先輻射至其他市縣區域,同時在產業布局上與長沙、南昌等有機聯動,真正形成交通便捷、資源共享、生態一體、人物暢流、政策銜接的中三角協同發展格局。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著力尋求高質量發展的動力

      科技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要以武漢為引領,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首先,構建科技強省“四梁八柱”,把湖北東湖科學城打造成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科學城,加快光谷科技創新大走廊建設,創建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和湖北東湖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其次,加強戰略科技力量培育,激活一批科研機構創新活力,培育一批新型研發機構等創新主體,謀劃一批國家產業創新中心、技術創新中心等創新平臺,布局一批跨學科、跨領域前沿交叉研究平臺。第三,強化高等教育創新支撐,分類推進高校“雙一流”建設,支持在鄂部屬高校提升核心競爭力,支持省屬高校特色發展,加快高??萍汲晒D化。第四,加快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推行重大科技攻關項目“揭榜掛帥”,推動“臨門一腳”關鍵技術產業化。第五,優化科技創新生態環境,建設一批省級以上科技企業孵化器、眾創空間等,加快建設國家技術轉移中部中心,推動組建中部地區技術交易市場聯盟,爭創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實施高新技術企業“十百千萬”行動和“人才興省”計劃。

      與此同時,湘鄂贛三省共同建設中三角中部科學城,與成渝地區的西部科學城相呼應。推進“三區”(東湖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長株潭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鄱陽湖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三走廊”(光谷科技創新大走廊、長株潭科技創新大走廊、贛江兩岸科創大走廊)合作對接。加強技術協作攻關,支持三省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圍繞國家戰略需求,建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協作機制,共同開展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及前沿技術研究。共享科技創新資源,支持三省共同建設一批重大科技創新平臺,推動重大科技基礎設施、重點實驗室、技術創新中心、工程技術研究中心、臨床醫學研究中心、中試基地等研發服務平臺和大型科學儀器設備開放共享。推動構建國內國際開放合作創新網絡,打造長江中游城市群協同創新共同體,組建10家左右國際科技合作離岸中心和國際技術轉移離岸中心,推動國際科技合作布點組網。

      深化產業協同創新發展,著力培育高質量發展的動能

      產業協同創新發展是長江中游城市群全面戰略合作的重要內容。一方面,湖北要加快建成中部地區崛起重要戰略支點,夯實高質量發展產業根基。一是推動產業集群化發展,在省內培育打造5個萬億級支柱產業、10個五千億級優勢產業、20個千億級特色產業集群,構建“51020”現代產業體系,不斷提升產業集中度和顯示度,形成多點支撐、多業并舉、多元發展格局。尤其是要將武漢打造成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現代產業高地,實施支柱產業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倍增、現代服務業升級三大計劃。二是推動產業高端化發展,搶灘制造高地,實施產業基礎再造工程,狠抓“穩鏈、建鏈、補鏈、強鏈”,整體提升產業鏈現代化水平,遴選一批“卡脖子”領域的關鍵核心技術和產品進行集中攻關,重點支持20家集研究開發、檢驗檢測、成果推廣等功能于一體的產業集群服務平臺建設。三是推動產業數字化發展,爭創國家“5G+工業互聯網”融合應用先導區,突破性發展數字經濟,推動產業融合發展,打造100個國家級和省級服務型制造示范企業、平臺、項目。

      另一方面,與湖南、江西共同打造長江經濟帶和中部地區的新增長極,協同推進傳統產業綠色轉型、傳統主導產業擴容提質和新興產業培育壯大,建設一批有較強競爭力的優勢產業基地,打造具有區域特色的、以先進制造業為主導的現代產業體系。深入推動三省的自貿區和經濟試驗區合作建設,有序承接產業轉移,形成引進來與走出去的強大合力。深化文旅合作,建立旅游產業發展聯盟,打造一批生態旅游示范區,共建長江中游城市群文旅走廊,深化大別山、武陵山等區域旅游與經濟協作,大力支持大別山等革命老區加快發展。

      促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著力夯實高質量發展的基礎

      基礎設施是區域協同發展的關鍵驅動因素。湖北省位于中國的中心位置,是重要的交通樞紐。為此,湖北應立足自身優勢條件,加強鐵路、公路、水運、航空、信息、物流等基礎設施建設,持續推進交通基礎設施增密、互通、提質,建設“祖國立交橋”。特別是要加快將武漢建設成為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城市,將襄陽、宜昌建設成為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城市,并支持黃岡—鄂州—黃石全國性綜合交通樞紐融入武漢樞紐布局。同時,加快推進沿江高鐵中部段、呼南高鐵襄陽至常德段、襄陽至荊門高鐵、西安至十堰高鐵、荊門至荊州高鐵、京九高鐵阜陽至黃岡段、武漢樞紐直通線等重大鐵路項目建設。

      在加強自身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與湖南、江西攜手打造現代化、高效率換乘樞紐,推進公路、鐵路、水運、物流、通關和航空航班的對接與合作共享,聯合爭取將更多基礎設施建設項目納入國家規劃。加快推進武南、長贛、長九、襄常等高鐵建設,提升互聯互通和現代化水平,打造軌道上的長江中游城市群。優化高速公路、國省干線公路省際通道布局,著力推動監華公鐵大橋等跨區域重點項目建設,打通省際“斷頭路”“瓶頸路”,增強一體化高質量發展的支撐能力。

      構建區域高標準市場體系,著力優化高質量發展的環境

      當前,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但整個內陸地區乃至我國大多數沿海地區,普遍存在中低質量商品嚴重過剩,品牌化高質量商品嚴重不足,中低端商品競爭激烈,高端商品突破困難等問題。湖北要建成中部崛起的戰略支點,必須全面對標國際一流,建設高標準市場體系,以一流標準引導企業高質量突破,以一流質量認證服務引導市場形成商品質量競爭的良性循環,進而產生強大的市場動能,推動湖北經濟高質量發展。

      同時,與湖南、江西攜手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區域營商環境,緊抓建設國內統一大市場的契機,完善區域市場體系、基礎性制度,加快建立統一的區域市場準入標準和跨地區商品要素流動規則,完善現代化市場聯合監管機制,有效破除區域分割和地區保護,協同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發展數據要素市場,攜手推進數據要素流動基礎設施建設,優化物流環境、冷鏈基地的布局,加強在5G、大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規劃建設方面的合作。建立三省人才共認共享共用協作機制、應急處置聯動協作機制,推動實現三省住房公積金異地互認互貸和轉移接續,優化住院費用異地直接結算服務。推動荊州跨長江發展,促進九江、黃石、鄂州、黃岡跨區域合作,深化“通平修”合作示范區建設。

      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著力拓展高質量發展的渠道

      開放帶來進步,封閉導致落后。中部地區承東啟西、連南接北,區位優勢獨特,應以國家內陸對外開放通道建設為契機,主動對接西部陸海新通道、新亞歐大陸橋等對外經濟通道,深度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同時,加快推動制度型開放,打造高水平開放平臺,高標準建設自貿區,拓寬利用外資領域,充分發揮中部六省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在建設內陸地區開放高地中實現高質量發展。

      湖北作為中部崛起戰略的重要支點和長江中游經濟帶對外開放的門戶,必須進一步提高對開放創新重要性的認識。加快綜合保稅區、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建設,支持建設海外倉和跨境電商園,拓展中國(湖北)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功能,建設智慧口岸,開展貿易便利化專項行動,全力壓減通關時間和成本;支持武漢加快建設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城市、國家商貿物流中心、國際交往中心、區域金融中心,推進武漢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培育國際消費中心城市,增強雙循環戰略鏈接功能,支持其他城市創建國家服務外包示范城市;與湖南、江西協同推進開放合作,實施開放帶動戰略,完善對外開放格局,加快武漢、長沙、 南昌內陸開放高地建設,大力發展內陸開放型經濟,不斷深化國內外區域合作。

      戰略方向二: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和綠色發展

      湘鄂贛地區位于我國中部,是長江經濟帶的“腹部”,是長江中游城市群的主體,是國家中部崛起的“中三角”,是我國制造業和農業生產的重要基地。推進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和綠色發展,是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湘鄂贛自然地理與生態協同治理

      湘鄂贛是一個以長江中游平原為核心、以長江為紐帶的相當完整的自然地理單元,是長江中下游的重要生態屏障。湘鄂贛屬于濕熱的亞熱帶季風氣候,夏季普遍高溫,熱量資源豐富,降水量大;地貌以丘陵和平原為主,河網密布、湖泊眾多、水資源豐富。湘鄂贛同時也是我國重要的制造業基地,汽車、鋼鐵生產、重型機械、有色冶金、電力機車等產量在全國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湘鄂贛長江沿岸化學工業污染治理直接關乎“長江大保護”,任務重、壓力大,治理與發展的難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從湘鄂贛面臨的迫切生態問題入手,充分對話,共同會商,共同參與,切實推動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尤為必要。當前,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主要有三方面工作:

      一是長江水系防洪。威脅較大的長江洪災是干流、支流同時出現因暴雨所致的超水位洪水。以長江流域“2017·07”暴雨洪水為例,當時,受持續性強降雨影響,湘江發生超歷史最高水位特大洪水,資水、沅江發生超保證水位大洪水,洞庭湖城陵磯站水位超警,樂安河上游發生超歷史最高水位特大洪水,昌江、修河、信江、贛江中游發生超警以上洪水,鄱陽湖湖口站水位超警。預防應對長江洪災,需要湘鄂贛共同維護洞庭湖、鄱陽湖的水域面積,杜絕圍湖造田,增強兩大湖蓄水調節功能;湘鄂贛山區封山育林、涵養水源,避免與林爭地;分布在湘鄂贛的上中游重點水庫群精心計算,精密計劃,攔蓄水量,減輕洞庭湖區及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壓力。

      二是水污染治理。湘鄂贛河湖密布,貫通連接,小流域水污染會影響整個長江,水污染治理呈現出高度復雜性和流動性的特征。而受自身資源、能力、責任的有限性及多元目標的沖突性等因素的制約,單個省份往往無法有效解決具有很強外部性的跨域問題。在此背景下,需要協調湘鄂贛多元行動主體,構建跨域水污染協同治理的運行模式。例如,跨域重大水污染治理事項,可依靠中央部委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權威驅動,制定政策目標、標準和相關規范,清晰界定地方政府的責任,并設置監督、獎勵和問責機制,督促地方政府合作行動,及時解決污染問題;常態跨域水污染治理事項,則可由受影響較大的省份牽頭構建相關制度安排,并在轄區率先垂范,動員、引導兄弟省份相向而行,必要時交換和共享資源,協同解決水污染治理問題。

      三是防護林建設。建設生態防護林是補齊生態短板和推進高質量發展的現實要求。湘鄂贛常綠闊葉林廣布,許多樹種的經濟價值很高,其中樟、楠、栲、櫧等都是上等工業用材和建筑用材。湘鄂贛防護林建設的關鍵是因地制宜,針對大中小流域采取不同的植樹造林策略,減少頻繁的人為干擾和破壞??紤]到湘鄂贛林區多屬山區,植樹造林與經濟發展之間的矛盾突出,加上地方政府受限于自身財力,難以支付防護林建設與保護的巨大成本,因此可由中央政府統籌規劃,制定政策專項,支持湘鄂贛山區防護林建設與經濟協調發展。

      推進湘鄂贛一體化綠色發展

      在經濟活動中,綠色發展是指盡可能減少廢棄物產生和污染排放的過程,防止和減少污染;強調多次和多種方式使用資源,防止資源過早成為垃圾;主張回收廢棄物品,并將其加工成為原材料融入到新產品生產中。

      推進湘鄂贛一體化綠色發展,是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大勢所趨。逐步縮小區域之間的發展不平衡,最終實現所有區域共同發展,是國家發展的重要方向。當前,“長三角”“珠三角”正推進一體化進程,位于“中三角”的湘鄂贛自然也要加快一體化發展的腳步。

      一體化發展是一個復雜的、困難重重的系統性工程。湘鄂贛地理毗鄰,大氣環流漸次影響,且同屬長江中游水系,一省的大氣污染會影響他省,局部的水污染最終會擴散至整個長江中下游水系,優先探索湘鄂贛一體化綠色發展,“共贏面”大,彼此之間的“成本—收益”關系也容易處理,或許是各方更容易接受的理性選擇。

      在湘鄂贛,與生態環境直接相關,又能產生共性經濟效益的經濟活動主要是農業、制造業和化學工業。推進湘鄂贛一體化綠色發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以生態優先為原則,推動這些產業綠色發展。

      一是推進農業綠色發展??蓪⒒ヂ摼W、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運用于農業生產全過程、全方位,改變農業生產的方式與形態,提高水、肥等農業資源的利用效率和生產效率;在污染區進行耕地輪作休耕制度試點,通過修復逐步消除土壤污染問題,實現農業的綠色化;在小麥、水稻低質低效區實行麥稻、油稻、肥稻、菜稻等多熟復種輪作,改良土壤、消除污染、提高地力、增加有效供給。

      二是推進制造業綠色發展。應加強企業的用能管理,增強企業的節能、減排、低碳意識,鼓勵企業培育綠色發展新動力;加大智能、高效清潔生產技術工藝研發,倡導生產具有無害化、輕量化、低能耗、低水耗、低材耗、易回收等特性的產品;大力培育綠色產品市場,通過宣傳綠色消費理念、對綠色消費行為進行獎勵等措施,引導廣大消費者購買綠色產品,為壯大綠色消費市場賦能添力。

      三是推進化工產業綠色發展。淘汰長江沿岸一公里化工產業落后產能,積極學習借鑒國內外先進化工園區管理模式,加快綠色清潔工藝技術應用和智慧工廠建設。對于長江流域磷礦開采加工、磷肥和含磷農藥制造等企業超標或超總量排放含磷水污染物的行為,以及在長江流域水上違法運輸劇毒化學品和國家規定禁止通過內河運輸的其他危險化學品的行為,加大處罰力度。此外,湘鄂贛政府相關部門可定期舉行聯席會議,研討、磋商、交流產業綠色發展政策,借鑒彼此環境規制的經驗,協調湘鄂贛綠色發展評價指標體系,用統一指標評價、考核各省的農業、制造業和化學工業綠色發展水平,認識各省份之間的差距,提升區域整體高質量發展水平。

      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和綠色發展可列入國家規劃

      前已述及,湘鄂贛生態治理面臨跨區域、跨省協同難問題。由于地方治理主體利益不一致,一些問題僅僅通過省級、府際協商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如山區的防護林保護,成本由山區支付,生態收益則是平原區最大,平原區如何向山區進行生態補償?又如,沿江化工企業“關改搬轉”成本巨大,誰來支付成本,支付多少?這些問題不能解決,將會挫傷地方治理主體的積極性,影響生態治理效果。

      推動湘鄂贛山區生態治理和綠色發展,是自然、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客觀要求。近年來,湘鄂贛在這方面雖然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效,但由于經濟實力有限和市場成熟度不足等,有些資金投入問題在單一省級層面難以解決,依靠省際協同更是困難重重,可能需要中央政府協助解決并給予一定的財政支持。另外,推進企業的綠色轉型中也涉及一些深層次問題,包括研發經費投入增多、企業管理制度創新和產業支持政策落地等等,有的問題在省級層面可以解決,有的則需要中央政府的配套支持。

      國家一直重視、支持湘鄂贛生態治理和綠色發展,并多次通過“政府授牌”,鼓勵湘鄂贛先行探索、試驗。如今,將湘鄂贛生態協同治理和綠色發展列入國家規劃的時機或許已經成熟:其一,湘鄂贛生態治理和綠色發展的進步很大,在制度改革、政策引導和環境監測方面達到了全國中上水平,但其中一些深層次問題只能由中央政府主導解決。其二,湘鄂贛已有許多“國家授牌”的生態治理區域,經過多年建設,這些區域生態治理取得了較大成就,積累了不少成功經驗,可通過新的國家規劃,對這些實踐經驗進行總結,并推廣到湘鄂贛全境乃至全國。其三,省際協同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正在探索的方向。在北方,有京津冀生態環境協同治理,在東部和南部,有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市場一體化,為促進中部崛起,顯然也有必要制定一個中三角地區探索性跨省治理的國家規劃。

      【課題組成員:華中科技大學副校長、二級教授許曉東,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二級教授鐘書華,華中科技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范紅忠,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危懷安,華中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毛子駿】

      責編:羅 婷/美編:石 玉

      Two Strategic Directions for the High-Quality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the Central Region of China

      —Based on the Comprehensive Strategic Cooperation of the Cities along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and the Coordinated Governance

      of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in Hunan, Hubei, and Jiangxi Provinces

      Research Group of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bstract: With the “Rise of Central China” gradually becoming a national strategy, the region is provided with unprecedented opportunities. The cities along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Yangtze River, as an important support for the rise and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central China, can lead and drive the region to accelerate its rise by implementing the innovation-driven development strategy, furthering the coordinated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of the industry, promoting infrastructure interconnection, and building a regional high-standard market system and a new system for the open economy. At the same time, we should recognize the importance of green sustainability for the central region to achiev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and promote the coordinated governance of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 and the green development in Hunan, Hubei, and Jiangxi by solving the urgent ecological problems faced by the three provinces.

      Keywords: the central region of China;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regional coordina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責任編輯:程靜靜]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