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前沿理論 > 正文

      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對領導干部的能力要求

      摘  要: 黨員領導干部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關鍵力量。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是復雜的系統性工程,需要領導干部能力素質的綜合性提升,要提高以總體國家安全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駕馭全局能力,以辯證思維打好轉“危”為“機”戰略主動戰的風險轉換能力,以底線思維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風險預判能力,以創新思維運用網絡信息技術防范化解各類風險的智慧治理能力,以及以系統性思維推動風險危機跨界治理的統籌協調能力。

      關鍵詞:系統性風險  風險防控  總體國家安全觀  轉“危”為“機”  跨界治理  

      【中圖分類號】D63               【文獻標識碼】A

      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保證國家大局安全穩定,維護好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推動整體高質量發展,是各級領導干部的職責使命,而提高各級領導干部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能力是關鍵。2019年1月2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強調:“深刻認識和準確把握外部環境的深刻變化和我國改革發展穩定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新挑戰,堅持底線思維,增強憂患意識,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范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堅強保障。”[1]各類風險挑戰深刻影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的征程,特別是重大系統性風險,其破壞力和摧毀力更強。要想在安全穩定的環境中謀發展,就必須進行具有許多新的歷史特點的偉大斗爭,以過硬的能力素質去主動迎戰各類風險危機。領導干部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的領頭人,肩負著維護大局安全穩定的重任。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對各級領導干部能力素質提升提出了高標準和嚴要求,呼喚著各級領導干部要提高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五大能力,即要提高以總體國家安全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駕馭全局能力,以辯證思維打好轉“危”為“機”戰略主動戰的風險轉換能力,以底線思維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風險預判能力,以創新思維運用網絡信息技術防范化解各類風險的智慧治理能力,以及以系統性思維推動風險危機跨界治理的統籌協調能力。

      以總體國家安全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駕馭全局能力

      系統性風險的概念最初常用在金融領域,又稱為“市場風險”,主要是指由于政治、經濟、社會、環境等因素對投資收益所造成的不利影響,其最典型的特征就是“溢出”和“傳染”,往往是由一個事件發生后馬上引發金融領域一系列連續性的難題和損失。目前學界對于系統性風險還沒有一個公認的權威性定義,一般來說,系統性風險是指一個事件的發生會立即影響到整個系統功能的運轉甚至會損害不相干的第三方利益的風險。隨著科技、經濟結構、環境等因素的變化發展,各類風險轉換和擴散的途徑不斷增加,將系統性風險從金融領域拎出來放到人類社會大環境下看,某個領域里的任一要素發生危機,都有可能自發形成一條傳播鏈危害其它要素,從而導致一系列的風險難題。因此,系統性風險不僅僅局限在金融領域,在社會的其它領域都有可能發生一系列系統性風險。

      馬克思主義“整體與部分”的哲學范疇強調整體和部分是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著眼部分、把握整體,協調好整體與部分的關系,才能實現整體的最優化。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亦是如此,要求各級領導干部以總體國家安全觀把握好整體與局部之間的關系,在認識和處理系統性風險或全局性工作時,要有駕馭全局的能力,即要善于運用高瞻遠矚、統攬全局的思維方法,瞄準可能導致系統性風險的危機事件,精準打擊和化解局部危機,維護國家大局整體安全穩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把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一個有機整體協調推進,確保實現安全發展。政治清明、經濟發展、文化繁榮、社會穩定、生態良好這五者是緊密聯系、相互作用、相輔相成的系統安全要素,政治清明為經濟發展、文化繁榮、社會穩定、生態良好提供前進向導;經濟發展為政治清明、文化繁榮、社會穩定、生態良好提供物質基礎;文化繁榮為政治清明、經濟發展、社會穩定、生態良好提供精神食糧;社會穩定為政治清明、經濟發展、文化繁榮、生態良好提供環境保障;生態良好為政治清明、經濟發展、文化繁榮、社會穩定提供資源供給。五個要素之間環環相扣,共同構成國家安全穩定的大局。

      由此可見,整體的安全穩定離不開各要素的安全發展,而如果各要素存在風險隱患則有可能會導致系統性風險,進而危及大局穩定。系統既是要素的集合體,又是過程的集合體。馬克思主義的系統觀念強調要從事物的總體上、從各要素的聯系上研究事物的運動與發展,用開放的、系統的、綜合的觀點和方法研究事物的各類問題,從中找出基本規律、并在一定條件下利用客觀規律建立秩序,以優化整個系統。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對標危機問題的源頭,把握各類風險的發展規律及內在聯系,找準關鍵點各個擊破,以解除局部風險來保證整體的安全。

      各級領導干部應牢固樹立總體安全發展理念,正確認識和處理好整體和各要素之間的關系,既要統籌全局,又要關注局部的危機隱患,一旦局部要素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威脅,就要立馬采取行動將其苗頭扼殺掉?,F代社會的各類矛盾風險是相互交織、相互作用的,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如果防范不及、應對不力,就會傳導、疊加、演變、升級,使小的矛盾風險挑戰發展成大的矛盾風險挑戰,局部的矛盾風險挑戰發展成系統的矛盾風險挑戰”[2]。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求各級領導干部要時時刻刻留心和著眼局部的風險隱患,在關鍵的細處出手,堅持預防為主,預防重于控制的原則,盡可能以最小的力氣把危機扼殺在萌芽期。同時,要善于在紛繁復雜的各類風險中抓住關系全局的主要矛盾風險,抓住最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的危機事件,進而“抓住戰略重點,實現關鍵突破,贏得戰略主動,防范系統性風險,避免顛覆性危機,維護好發展全局”[3]。系統性風險事關發展全局,事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前途命運、事關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維護大局的總體安全,就要認真防控各類風險矛盾,“重點要防控那些可能遲滯或中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的全局性風險”[4]。應對各類風險挑戰時要分清和把握重點,把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和全局性風險放在首位,以堅定的政治立場和強有力的舉措解決好重大風險危機,絕不允許全局性風險禍害和阻攔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偉業。只有不斷提升以總體國家安全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駕馭全局能力,才能堅守底線,堅決防止犯顛覆性錯誤。

      以辯證思維打好轉“危”為“機”戰略主動戰的風險轉換能力

      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風險危機內含豐富的辯證法,包含了“可能性與現實性”“矛盾的對立統一”等哲學思維,所謂“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危”與“機”總是相互依存的,在一定條件下相互轉化。因此,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求領導干部以辯證思維把握“危”與“機”轉化時機,創設促進“危”與“機”轉化的條件,打好轉“危”為“機”的戰略主動戰。

      系統性風險與全球化、現代化密切相關,科技快速發展以及人口大規模的流動,促使社會各系統、各要素之間的交互影響不斷加強,因此,系統性風險通常是盤根錯節、交織疊加且傳導性極強,容易造成不可逆的損害性后果。風險實際上是介于可能性和現實性之間的,風險的可能性一般來源于人們的認知和預測,風險的現實性則是以風險危機事件或后果直接展現出來的,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在兩方面下好功夫。

      一是“防范”,即在系統性風險發生之前認真做好預判防范工作。防范系統性風險要把握好可能性與現實性的辯證關系,可能性不是現實性,但是風險的可能性可以變化發展成為現實性,給社會發展造成直接的傷害。因此,對于系統性風險決不能掉以輕心,要正確預判和評估風險的可能性,提高風險預判的敏銳性,加強對各類風險因素的分析和判斷,及時發現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的苗頭性、傾向性的危機隱患,在其向現實性轉化之前采取果斷阻斷措施,掌握戰略主動地位。

      二是“化解”,即在系統性風險露出苗頭或者已經發生時采取有效的應對措施,以實際行動有效地處置危機事件和風險難題。唯物辯證法強調矛盾是對立統一的,矛盾雙方在一定條件下能夠相互轉化,“危”與“機”就是對立統一的關系,機遇往往誕生于化解危機的過程之中,只有把握好系統性風險發生的客觀規律和特點,及時發現引發風險的核心因子,才能找準化解風險的關鍵,從而分階段、有步驟地采取針對性、切中要害的處置措施。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能生動地體現領導干部駕馭風險的本領。“駕馭風險本領”作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領導干部必須具備的八大執政本領當中的關鍵一項,是領導干部提高工作效能、完成目標任務必不可少的本領。各級領導干部應以辯證思維,處理好風險危機與安全發展的關系,客觀全面地分析和看待社會形勢,科學研判風險危機的趨勢,堅持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化解系統性風險挑戰。要將唯物辯證法貫徹落實到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工作當中,以聯系、發展、辯證的思維看待問題,在風險變局中發現事情的轉機點,積極利用客觀規律創造新的條件,在危機中育先機、于變局中開新局,化被動為主動,切實提高駕馭風險的本領,做好維護社會穩定的工作。

      以底線思維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風險預判能力

      制度機制是保證有序有效地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重要法寶。由于風險是會不斷演變和孵化的,并且會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產生新的特點、造成新的影響,只有不斷完善發展制度機制才能保持其應對風險的效能,因此,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求領導干部要增強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能力。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們要打贏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必須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運用制度威力應對風險挑戰的沖擊”[5]。

      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需要制度機制提供保障,風險防范機制能提高對風險的管控、化解、應對、處置的科學性和有效性,要積極將制度優勢轉化為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效能。一整套系統嚴密的體制機制是應對風險挑戰時贏得戰略主動的必要條件,制定完善風險防范機制的過程,就是預見風險并為其做好相應準備措施的過程,通過建立健全風險防控機制、風險研判機制、風險評估機制、風險防控責任機制、風險防控信息共享和有效合作機制等,構筑立體化的風險防范化解機制,以制度優勢應對系統性風險的沖擊。一旦風險發生,就能快速識別風險的性質和類型,在短時間內為啟動相應的防控措施提供向導,有關部門、單位及人員就能有條不紊地按制度、按程序采取行動,從而提高風險防控的科學化、精細化水平。

      隨著現代社會的快速發展,各種復雜因素難以預測,會不斷涌現出許多新的風險危機,呈現出一些新的特征,已有的風險防控機制有時并不能適應新的現實需要。因此,各級領導干部應主動增強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能力,以現實需求為導向,做好制度監管漏洞排查工作,不忽視任何一個風險、不放過任何一個隱患,及時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推動形成全方位、動態性的風險防控機制。習近平總書記要求:“我們必須標本兼治、對癥下藥,建立健全化解各類風險的體制機制,通過延長處理時間減少一次性風險沖擊力度,如果有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威脅,就要果斷采取外科手術式的方法進行處理。”[6]健全的風險防范機制能夠為我們處理和解決危機事件爭得更多反應時間,推動風險防控體制機制建設是應對風險沖擊的必要舉措,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有利于針對性、預見性地處理危機事件,一旦有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可能,就能快速出擊、對標解決、徹底根治,以保證牢牢地捍衛和守護安全發展的底線。

      以創新思維運用網絡信息技術防范化解各類風險的智慧治理能力

      當代科技發展日新月異,領導干部如果跟不上科技發展的形勢必然會被淘汰??萍碱I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增強科技領域安全防御能力和威懾能力是維護國家整體安全的必然要求。各級領導干部作為引領社會安全發展的中堅力量,肩負著促進科技發展、建設網絡強國的重任,只有使自身的知識素質緊跟時代發展的節奏,才能更好地完成肩負的責任和使命。

      在網絡信息技術突飛猛進式發展的影響下,互聯網已經全面深度地滲透到全球經濟社會當中,網絡空間已經成為各國意識形態斗爭、爭奪話語權的主陣地,“線下戰”與“線上戰”交織滲透,“明爭”與“暗斗”并存。網絡安全的威脅來源和攻擊手段受科技和環境的影響是不斷變化的,因此,防范化解網絡空間安全風險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不是單靠幾個安全軟件和安全設備就能一勞永逸的,而需要各級領導干部不斷促進自身知識素質的數字化、現代化。要學網、懂網、用網,進一步認識和把握互聯網的規律、以先進的技術和手段保障網絡安全,解決好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而產生的“本領恐慌”“能力不足”問題。要樹立綜合的、動態的風險防范理念,靈活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提升洞察網絡空間領域風險的及時性、精準性,做到早發現、早預警、早行動、早解決,對網絡空間有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風險保持高度警惕。

      另一方面,現代社會快速發展衍生出來的系統性風險,往往表現出突襲和快速演變的特征,傳統的治理手段已經不能滿足有效應對系統性風險的現實需求。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更需要將現代化的技術和手段運用于城市和社區的建設上,只有在不同層級的主體范圍內建立健全一套智能完善的物資供給、應急管理、人力調配體系,才能提高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效能。城市和社區作為人們生存生活的空間載體,需要確保衣食住行等各個必備要素的穩定供給,并且能經受得住各類風險的考驗。只有增強城市和社區的風險抵抗力,才能守住社會安全的基礎單位。因此,各級領導干部要積極學習和運用高新技術知識和手段,積極推動城市治理現代化,依托網絡平臺,以數字賦能建設智慧城市、智慧社區,將城市和社區的醫療衛生、食品藥品、教育文化、交通運輸、公共安全、政務服務等通過數據平臺融合匯聚、開放共享,讓城市和社區變得更聰明。從而為應對突發危機事件做好全方位的準備,著力增強城市和社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能力、增強抗擊風險挑戰的韌性,為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筑牢銅墻鐵壁。

      以系統性思維推動風險危機跨界治理的統籌協調能力

      推動社會治理現代化是我國發展的重要目標任務,要求治理者知識素質現代化、治理方式方法現代化。由于現代社會的各方主體以及構成要素之間日益緊密聯系、相互作用,跨界治理是社會治理現代化發展的大趨勢,而社會治理現代化實質上也包含了風險治理現代化。交通、通訊、傳媒技術等的快速發展以及人口大范圍密集流動,為風險沖破封閉狹小的空間范圍提供了高速便利的通道,因此,相比于傳統社會的風險,現代社會的風險更具復雜性、傳染性,風險聯動性的特征更為明顯,一個局部危機的發生更容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系統性風險伴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而不斷演變,其本身的屬性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單一的主體難以有效應對化解??箵粜鹿诜窝滓咔榫褪且粋€典型的例子,新冠肺炎疫情嚴格上來說是屬于公共衛生領域的危機事件,但其產生的影響卻突破了公共衛生領域,擴散到了全球范圍內的經濟發展、政治穩定、人權保障、國際關系等各個領域,給全球的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將人類帶到了一個生死攸關的“至暗”時刻。有些國家和地區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沒有給予足夠的重視,甚至以自然法則的思維放任不管,最后引發了一系列社會問題,導致了一發而不可收拾的局面。新冠肺炎疫情屬于重大的系統性的跨界危機事件,波及不同地區、不同國家、不同領域、不同部門、不同行業,要有效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就需要各方攜起手來相互配合、共同應對。中國一貫強調憂患意識、風險防控意識,在疫情暴發初期迅速響應,統籌協調政府、醫療、軍隊、社會組織、公民個體等各方人力物力共同抗疫,以最快的速度把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引起的系統性風險在局部遏制,并積極為其他國家地區抗擊疫情提供援助,為全球范圍內解決疫情造成的風險危機貢獻力量。

      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大經驗成果突出表明,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要求各級領導干部要以系統性思維推動風險危機的跨界治理,以系統性、預見性、創造性的思維作決策、抓管控、做工作,打好風險治理的“組合拳”。以系統性的全局思維做好統籌協調組織工作,推動物質統籌、數據共享、協同治理,扮演好系統性風險跨界治理的中間人和疏通者。推動形成跨區域、跨領域、跨部門的治理模式,充分挖掘和大力釋放出社會不同階層、不同群體所蘊含的巨大能量,促進政府、市場、社會組織等多方主體協同參與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為社會安全穩定運行提供來自各方力量的保障。

      結語

      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是復雜的系統性工程,需要領導干部能力素質的綜合性提升。領導干部以總體國家安全觀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駕馭全局能力,以辯證思維打好轉“危”為“機”戰略主動戰的風險轉換能力,以底線思維補齊風險防范機制短板的風險預判能力,以創新思維運用網絡信息技術防范化解各類風險的智慧治理能力,以系統性思維推動風險危機跨界治理的統籌協調能力,共同構成一個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能力系統,它們緊密關聯,缺一不可。面對經濟社會發展穩中有變、變中有憂的客觀形勢,領導干部既要保持戰略定力,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沿著正確方向前進,又要增強憂患意識、危機意識,不斷提高防范化解系統性風險的能力,從而具有防范風險的先手和應對化解風險挑戰的高招,確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航船行穩致遠。

      【本文作者是蘇州大學中國特色城鎮化研究中心教授、蘇州大學東吳智庫首席專家;本文系2018年度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項目資助“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研究”(項目編號18JZD007)的階段性成果;蘇州大學碩士研究生黃雪梅對本文亦有貢獻】

      注釋

      [1]《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三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年,第219頁。

      [2]《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第二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第222頁。

      [3][4][5]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習近平關于防范風險挑戰、應對突發事件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20年,第10頁、第16頁、第197頁。

      [6]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習近平關于總體國家安全觀論述摘編》,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8年,第77頁。

      責編:董惠敏/美編:石 玉

      Requirements for Officials’ Abilities to Forestall

      and Defuse Systemic Risks

      Fang Shinan

      Abstract:  Party officials are the key forces in forestalling and defusing major risks, which is a complicated systemic project. It requires a comprehensive improvement of officials’ abilities, including the ability to adopt a holistic approach to national security in forestalling and defusing systemic risks, the ability to make proactive strategic moves to convert “adversity” into “opportunity” with dialectical thinking, the ability to improve areas of weakness in risk prevention and control mechanism with bottom-line thinking, the ability to use network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o forestall and defuse various risks with innovative thinking, and the ability to promote cross-border governance of risks with systemic thinking.

      Keywords: systemic risk; risk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olistic approach to national security; converting “adversity” into “opportunity”; cross-border governance

      [責任編輯:程靜靜]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