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思想理論 > 思想名人堂 > 正文

      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創造性發展

      習近平經濟思想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為理論基礎,明確基本立場和價值取向,凝練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既源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升華為系統性的理論,又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面臨的新問題作出歷史回應,是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重要發展,開拓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

      習近平經濟思想的時代意義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要研究的對象,乃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將其稱為“狹義的政治經濟學”。與這種狹義的政治經濟學相對應,研究人類社會中支配物質生活資料的生產和交換的規律的科學則被稱為“廣義的政治經濟學”。不過由于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時代,超越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新的社會經濟形態還未產生,因而在理論上不可能形成系統的政治經濟學,所以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指出,廣義的政治經濟學還有待創造。“十月革命”之后伴隨著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需要并且逐漸形成了關于社會主義生產方式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廣義的政治經濟學有了進一步發展的實踐基礎。

      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我們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的必修課,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中具有重要的地位。恩格斯指出,無產階級政黨的“全部理論來自對政治經濟學的研究”。政治經濟學是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史觀最充分的運用和最深刻的證明。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同改革開放新的實踐結合起來,不斷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1984年,鄧小平就指出,《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寫出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初稿,是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相結合的政治經濟學”。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首次提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既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又同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梢哉f,經過40多年的改革發展,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與這一歷史實踐進程相一致,政治經濟學理論從“初稿”演進為“系統化的學說”,而這個“系統化的學說”的經典就是習近平經濟思想。這既是基于對中國經濟改革實踐的理論總結,又是對馬克思主義廣義政治經濟學的重要發展。

      政治經濟學是歷史的科學。這種歷史性首先體現在,政治經濟學需要回應不同歷史時代的問題才有生命力。時代是出卷人,我們黨走過的百年歷史是努力將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歷史,其中重要的便是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分析中國社會、認識中國國情,尋求革命和建設的科學道路。這種探索的結晶集中體現在各個時期的理論與實踐的創造性發展上,比如,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和實踐探索,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和實踐探索,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的政治經濟學理論和實踐探索,都包含著深刻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運用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后關于政治經濟學的理論和實踐探索,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創新發展進一步貢獻了中國智慧。要認識到,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要有生命力,就必須與時俱進。實踐是理論的源泉。我們用幾十年的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幾百年走過的發展歷程,我國經濟發展進程波瀾壯闊、成就舉世矚目,蘊藏著理論創造的巨大動力、活力、潛力。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我們要立足我國國情和我們的發展實踐,深入研究世界經濟和我國經濟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揭示新特點新規律,提煉和總結我國經濟發展實踐的規律性成果,把實踐經驗上升為系統化的經濟學說,不斷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

      進一步看,這些重大理論創新和發展的歷史邏輯前提,都在于要回答不同歷史時代提出的不同發展命題,即如何實現中華民族“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面臨的時代問題是實現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基礎上,乘勢而上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把我們國家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習近平經濟思想的理論基礎

      (一)以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論為基石。無論是古典經濟學還是當代經濟學,無論是資產階級經濟學各種流派還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都要以一定的價值理論奠定其經濟理論的歷史取向和根本立場。

      馬克思主義勞動價值論是在批判繼承資產階級古典經濟學勞動價值學說基礎上發展而來的,把勞動歸結為價值的唯一源泉,從而為其剩余價值論奠定了基礎。被恩格斯稱為“馬克思兩大發現”之一的剩余價值理論,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核心所在,鮮明體現著無產階級的歷史觀。

      習近平經濟思想同樣具有價值論基礎,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立場和方法,立足我國國情和我們的發展實踐,提煉和總結我國經濟發展實踐的規律性成果,把實踐經驗上升為系統化的經濟學說,開拓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從一定意義上說,堅持勞動價值論就是以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闡釋,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正義性、進步性、優越性,進而證明社會主義必然代替資本主義的歷史規律。這既是習近平經濟思想的理論基石,也是價值取向;既是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論的基本要求,也是認識和掌握我國經濟運行特點和社會經濟發展規律的科學工具,有利于更好地回答我國經濟發展的理論和實踐問題。

      (二)明確需要堅持的基本原則。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深入研究世界經濟和我國經濟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凝練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

      第一,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這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根本立場。”一方面,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體現了我們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體現了人民是推動發展的根本力量的唯物史觀,反映了我們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根本目的,體現了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根本追求。另一方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根本要求。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無產階級的運動是絕大多數人的、為絕大多數人謀利益的獨立的運動”。只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不斷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讓人民共享改革開放的發展成果,才能激勵人民更加自覺地投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只有緊緊依靠人民,才能獲得不竭的發展動力,戰勝前進道路上的種種風險挑戰。將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作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則,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本質認識的深化,也是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重要發展。

      第二,堅持新發展理念。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是不斷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根本動因。發展是一個不斷演進和變化的進程。進入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環境、條件、任務、要求等方面發生深刻變化。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要樹立和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這五大發展理念是一個系統的理論體系,回答了關于發展的目的、動力、方式、路徑等一系列理論和實踐問題,闡明了我們黨關于發展的政治立場、價值導向、發展模式、發展道路等重大政治問題,集中反映了我們黨對我國經濟發展規律的新認識,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許多觀點是相通的。進入新發展階段,要始終心懷“國之大者”,立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完整、準確把握新發展理念的內涵,以新發展理念引領發展全局,不斷破解經濟發展難題,開創經濟發展新局面,以適應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要求。將堅持新發展理念作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發展規律認識的升華,也是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的重要創新。

      第三,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研究,旨在通過對社會生產方式的研究,揭示生產關系與生產力矛盾運動規律,推動生產關系的變革和完善,以不斷解放和發展生產力。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深刻總結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把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概括為三個方面:一是生產資料所有制,包括所有制結構和實現形式,即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二是收入分配制度,包括由所有制決定的分配方式和實現機制,即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三是資源配置機制,包括經濟運行機制和調控方式,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將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作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是基于對改革開放歷史實踐的深刻總結,是中國共產黨人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的重要結晶。

      第四,堅持對外開放。實踐表明,改革、發展、開放是有機整體。經濟全球化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歷史規律,盡管其進程會遇到挫折,出現逆全球化的浪潮,但歷史潮流是阻擋不住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一個基本觀點和基本邏輯便是認為,人類社會最終將從各民族的歷史走向世界歷史?,F在,我國同世界的聯系空前緊密,我國經濟對世界經濟的影響、世界經濟對我國經濟的影響都是前所未有的。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條件下,我們不可能關起門來搞建設,而是要善于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利用好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將堅持對外開放作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必須堅持的基本原則,不僅是基于對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邏輯的科學理解,也是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邏輯的深刻把握。

      上述基本原則,既是習近平經濟思想的歷史觀和價值觀的集中體現,也是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的重要概括,為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明確了宗旨要義。

      習近平經濟思想的理論體系

      一方面,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在學術范疇上的創新。

      習近平經濟思想源于發展實踐,在總結實踐經驗的基礎上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方法和基本原理,從具體上升為抽象,從實踐升華為理論,形成了一系列政治經濟學新突破,開拓了一系列政治經濟學學術新范疇,進而系統性地推進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和完善。

      這些思想理論和學術范疇的形成,是我們黨開拓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的結晶。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形成了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許多重要理論成果,比如,關于社會主義本質的理論,關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的理論,關于樹立和落實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的理論,關于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理論,關于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理論,關于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相互協調的理論,關于農民承包的土地具有所有權、承包權、經營權屬性的理論,關于用好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理論,關于促進社會公平正義、逐步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理論,等等。黨的十九大以來的實踐探索,進一步形成了許多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的新成果,豐富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思想內容,比如,關于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理論,關于構建新發展格局的理論,關于統籌發展和安全的理論,等等。

      另一方面,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在理論邏輯上的重構。

      習近平總書記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理論體系作出了清晰的概括,即基本方法、核心問題、主要任務、根本目標等四個方面,進而明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邏輯結構。

      基本方法是遵循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史觀,堅持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根本標準和原則,在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矛盾運動分析中,闡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生產方式,尤其是基本經濟制度的發展特征及運動規律,以適應社會經濟發展的歷史要求。這種概括有三個突出特點:一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觀和方法論,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與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學說有機統一中展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分析;二是克服了學術分歧,從方法論上將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的研究統一起來,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對于指導社會經濟發展更具建設性;三是把解放和發展生產力、促進共同富裕、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的實現作為政治經濟學研究的出發點和落腳點,以此作為檢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發展和完善的重要標準。

      核心問題是如何在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中,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這一核心問題包括兩個基本方面,一是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有機統一問題,二是怎樣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問題。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能否統一?這在思想史上和經濟史上是長期爭論的問題。我們黨對這一問題的認識經歷了艱苦探索過程。1992年鄧小平發表南方談話明確指出,市場經濟不等于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有市場。黨的十四大明確提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表明,我們黨在解決公有制與市場經濟能否結合、怎樣結合問題上邁出了決定性步伐,逐漸搞清楚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理論邏輯。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作出新概括,指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并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黨和人民的偉大創造。如何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在歷史上和現實中都是各國普遍面臨的難題。處理好政府和市場關系,實際上就是要處理好在資源配置中市場起決定性作用還是政府起決定性作用這個問題。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是運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闡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運行和調控機制的重要理論創新,是我們黨在理論和實踐上的又一重大推進。

      主要任務是調動各方面的積極性。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從現實看,我國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國仍然是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必須處理好多方面的利益差異,調動各方面積極性;從理論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主要任務就是科學闡釋各種利益關系的矛盾運動規律,最大程度地激勵社會經濟發展,最廣泛地使人民公平地共享發展成果,進而使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獲得最為強勁的不竭動力。這種關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發展動力的分析,既尊重客觀經濟規律,注重克服空想社會主義超越發展階段的不切實際,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朝著共同富裕的方向不斷努力,把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與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要求歷史地統一起來,把貫徹共享發展理念與充分調動積極性統一起來,把體現公平正義與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統一起來。這是開辟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新境界的重要成果。

      根本目標是推動經濟發展。發展是永恒的主題,但推動發展的歷史條件是不斷變化的,發展的目標函數和約束函數都具有鮮明時代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面對新的發展主題,面對新的約束條件變化,面對新的挑戰,必須統籌“兩個大局”,把握歷史性機遇,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全面深化改革開放,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統籌發展和安全,協同推進人民富裕、國家強盛、中國美麗。

      實踐證明,習近平經濟思想具有強大生命力,既有鮮明的時代性,也是面向未來的開放的理論體系。伴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發展,習近平經濟思想在實踐中必將不斷發展和完善,其科學性和創造性必將進一步為我國現代化發展歷史所證明。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責任編輯:宋暢]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