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治理觀察 > 正文

      基層黨組織建設:現狀、困境與突破

      編者按:

      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村(社區)干部隊伍是推動鄉鎮振興、基層治理的重要力量,建設好這支隊伍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及時發現、研究、解決村(社區)基層黨組織和干部隊伍建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那么,當前鄉鎮、村居基層干部隊伍建設存在哪些問題?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主要面臨哪些困難?在黨建引領基層治理中,地方有哪些亮點和創新探索?本期《國家治理》周刊邀請來自實踐一線的基層干部,談談他們的觀察和思考。

      調研發現村(社區)干部隊伍建設存在“七憂”

      中共南充市委組織部    林悟然

      村(社區)干部隊伍是影響鄉鎮行政區劃和村級建制調整改革“后半篇”文章“內在成色”的重要因素,南充市對村(社區)干部隊伍建設的現狀進行了調研,發現村(社區)干部隊伍建設存在“七憂”。

      人選之憂:干得好的“難找”,干不好的“想當”?,F行崗位補貼、保障水平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不強,村(社區)干部崗位被優秀人才視為“雞肋”,一些偏遠農村人口大量外出,青黃不接、后繼乏人的現象尚未根本改變。而在一些能力水平一般、面子思想較重的人眼里,村(社區)干部崗位又成為“香餑餑”,“不愿讓賢”成為這部分村(社區)干部的普遍心態。換屆之后,村、社區“兩委”委員中56歲以上人員依然高達14.1%、9.5%。

      能力之憂:“原生態”干部多,“專業型”干部少。村(社區)干部多由在當地群眾基礎較好、有一定威望的村(居)民擔任,在聯系村(居)民群眾、化解矛盾糾紛等方面具有一定優勢,但在推進科技智治、發展集體經濟、運用法治手段解決問題等方面還存在明顯短板,個別村干部連基本的電腦操作都不會。全市初中及以下學歷的村、社區黨組織書記分別占28.2%、14.4%。

      工作之憂:形式主義“變種”,流量思維“翻新”。重復的資料收集、數據填報和各種工作群、APP,耗費了村(社區)干部大量精力,調研發現1名社區干部手機上安裝了與其工作相關的6個APP、10個微信群,不停彈出各種“指示”。有的村(社區)干部反映,日常工作中既要線下跑腿、工作有力度,又要線上打卡、網絡有熱度,點贊、評論、轉發也成為了衡量工作的標準。相關部門政務上網但數據互不共享,村(社區)干部想要讓群眾辦事只跑一次,就得在線上“跑”很多次。

      權責之憂:管得了的“甩鍋”,管不了的“背鍋”。一些部門簡單以屬地負責之名“壓擔子”“甩包袱”,把諸如安全生產、城市管理、企業情況普查等分內工作、應擔責任向村(社區)傳導,但“權隨責走、費隨事轉”落實不到位,有的單位還以情況通報等方式施加壓力。村(社區)干部由于“誰都得罪不起”,在不具備職能職權、專業能力、工作條件的情況下“硬著頭皮上”,成為相關部門業務工作的“背鍋俠”。

      成長之憂:“陽關道”太狹窄,“天花板”太結實。雖然暢通了村(社區)干部定向招錄公務員、事業干部的渠道,但對干部年齡和任職年限的要求較高,存在“年老的用不上、年輕的考不成”的現象,對調動村(社區)干部積極性的效果比較有限。在歷次鄉鎮換屆中,優秀村黨組織書記均作為一個類別參與進入鄉鎮領導班子選拔,而作為同一層級的社區黨組織書記卻一直沒有納入。一些社區干部談到,走上社區干部崗位既是起點、又是終點。

      經費之憂:“吃皇糧”肚子餓,“吃雜糧”肚子痛。根據四川省財政廳2016年確定的標準,行政村工作經費為8萬元/年(3萬元黨組織活動經費、5萬元運維經費)、社區工作經費為3萬元/年。調查發現,78.3%的城市社區反映服務人口多、工作任務重、運行成本高,在工作經費不足的情況下,通常采取“化緣”的方式尋求轄區單位或有關部門“贊助”支持。由于“拿人手短、吃人口軟”,社區獲得“贊助”后又會承擔一定體量職責之外的任務,這又導致社區工作精力分散、力量不足。

      監督之憂:“一肩挑”有力度,“一言堂”有風險。全面推進村(社區)書記、主任“一肩挑”后,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黨的領導與基層自治“兩張皮”的問題,減少了“兩委”矛盾,凝聚了工作合力。與此同時,由于村(社區)“一把手”職權增大,權力腐化、監管真空的風險也相應增加。67.5%的受訪者反映,村(社區)權力配置和監督制約機制還不完善,不排除個別村(社區)書記(主任)出現權力濫用搞“一言堂”、當“一霸手”的可能。

      針對上述問題,結合工作實際,提出以下七個方面建議:

      健全“職業化”體系。探索村黨組織書記職業化路徑,推行“基本報酬+考核績效+集體經濟發展創收獎勵”的報酬制度,健全社區工作者職業化體系,完善村(社區)干部報酬待遇正常增長機制。

      開展“專業化”提能。開展“素質提升行動”,編印村(社區)干部工作手冊和培訓教材,加強對村(社區)干部的業務性、操作性實訓,有效推動村(社區)干部能力素質提升。

      推進“科技化”賦能。建立綜合信息平臺,建設智慧社區管理服務平臺,從上至下推進部門信息共享、工作統籌、各類APP整合,打通信息壁壘和數據鴻溝,為村(社區)高效開展工作創造條件。

      實行“清單化”準入。嚴格落實村(社區)工作事項準入制度,以縣(市、區)為單位建立“不準入事項”清單,探索村(社區)評價部門工作制度,規范對村(社區)的工作考核。

      實施“多元化”激勵。適當放寬從村(社區)干部招錄公務員的年齡條件和任職年限,把社區黨組織書記納入鄉鎮換屆領導班子成員選拔對象,探索優秀村(社區)干部經濟獎勵制度。

      注重“基礎化”保障。建議在現有基礎上較大幅度提高村(社區)工作運行經費標準,加大省級財政轉移支付力度,探索分類確定工作經費標準的具體辦法,保證村(社區)工作有效運轉。

      強化“精準化”監督。實施“陽光村(居)務行動”,修訂完善村黨組織運行規則,嚴格落實社區黨組織運行規則,推行村(社區)“小微權力清單”,制定村(社區)書記(主任)權力運行監督辦法,嚴防“一肩挑”變成“一言堂”。

      構建“五大體系”  打造黨建引領基層治理示范樣本

      中共佛山市三水區委組織部    梁宇超

      今年以來,佛山市三水區聚焦基層治理短板弱項,著力構建閉環式“五大體系”,全域打造黨建引領基層治理示范樣本,全面提升基層治理效能。

      聚焦減負賦能,構建職能優化、協調高效的權責體系。一方面,明確區鎮兩級職能。發揮區委“一線指揮部”作用,深化鎮(街道)體制改革,下放民生服務、社會事務管理等行政審批事項485項,下放執法事項1817項。另一方面,厘清村組權責邊界。制定村(社區)“兩委”負面清單20條和村(社區)工作減負清單10條,為村(社區)干部履職盡責減負賦能。精簡村組重要事權議事決策流程27個,黨組織把關重大項目3844個、資金近40億元。

      聚焦黨建引領,構建上下貫通、執行有力的組織體系。一是提升黨的工作和組織覆蓋質量。全區857個村民小組中建立黨支部735個,推動全區92個物業小區建立黨支部106個。二是配強基層紅色“領頭雁”。高質量完成2021年村(社區)“兩委”換屆選舉。強化對72個村(社區)黨組織書記“選育管用儲”全鏈條管理,對“兩委”干部進行全員輪訓。三是發揮黨員“主心骨”作用。全區領崗黨員3760名,占農村無職黨員總數49.46%,123名無職黨員當選村(社區)“兩委”成員;推動105個區屬機關企事業單位黨組織、1700多名黨員干部到社區報到開展志愿服務。四是搭建區域化黨建平臺。白坭鎮探索機關、村組、兩新組織“1+1+1”全域黨建模式,有力推動村改等重點任務;云東海街道以黨建聯席會議為平臺,推動社區、企業、商圈22個單位黨組織共建共治共享。

      聚焦群眾需求,構建高效便捷、精準到位的風險隱患預防體系。一方面,筑牢黨群綜合服務陣地。建設“15分鐘黨群服務圈”,建成各類黨群服務中心(站)671個,構建三級黨建網格,劃分一級網格72個,二級網格812個,三級網格3754個。另一方面,擴大惠民實事受益面。持續實施民生微實事立辦制,截至2021年11月共投入3.18億元,實施項目1706個,實現村組全覆蓋。

      聚焦隱患識別,構建發現在小、處置在早的風險隱患排查識別體系。一是建立風險隱患排查機制。完善社會穩定形勢分析研判、特防期維穩安保和突發事件應急處置等工作機制,全區信訪受理平臺接收、登記信訪事項同比下降24%。二是做實村務監督委員會。全區72個村(社區)已全部設立紀委書記、紀檢委員,選舉出村(居)務監督委員會主任72名、成員289名。三是做好網絡輿情引導。加強輿情監控引導,2021年以來處理輿情指令365條,辦結率100%。

      聚焦力量統籌,構建一核多元、多網融合的矛盾化解體系。一是打造基層治理“全科網格”。建立基層社會治理綜合網格工作聯席會議制度,以西南橋頭社區為試點,構建多網多元融合的“全科網格”。2021年以來,新增網格事件55474條,辦結事件55362條,辦結率99.80%。二是完善立體化訴源治理網絡。建立“中心+和解工作室”解紛模式,實現七個鎮街訴前和解工作室全覆蓋。截至2021年11月全區調解各類糾紛1598宗,調解成功率達99.25%。三是推動掃黑除惡常態化。鞏固深化專項斗爭成果,“打傘破網”持續發力,深入推進“六清”行動,6個重點整治區域順利摘牌。

      農村基層應強化學習型黨組織建設

      重慶市九龍坡區華巖鎮石堰村村支書助理    楊璨燦

      華巖鎮地處重慶市九龍坡區城鄉結合部,自2015年由原來的6個行政村改為3個村,目前共有7個村民小組,常住人口1016戶、3485人。村設黨支部1個,下設黨小組2個,有黨員62名。從石堰村情況看,農村黨組織建設主要存在以下問題和困難:

      農村黨員干部年齡偏大,學歷能力偏低。石堰村35歲及以下黨員僅占21%,而60歲及以上黨員占32%,遠遠超出重慶市老齡化程度。由于當前農村教育水平普遍偏低,石堰村大專及以上學歷黨員僅占21%,而初中及以下學歷占48%。

      農村黨建存在弱化、邊緣化問題。由于農村落后的基礎設施同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形成極大反差,農村的年輕黨員都向城市發展,導致農村人才流失,黨組織空虛。而部分老黨員年齡偏大,因身體狀況已經不能外出參加黨組織生活。如石堰村行動不便黨員占3.2%。因此,如何嚴肅農村黨組織政治生活,嚴格落實“三會一課”、黨性分析、民主評議黨員等基本制度,加強黨員管理,也是當前亟需解決的問題。

      近年來,石堰村多措并舉積極推進學習型黨組織建設,取得一定實效。

      一是成立創建學習型黨組織領導小組,負責制定工作計劃、開展學習活動、推薦學習書目、加強宣傳等日常工作,牢牢把握正確導向,精心組織,扎實推進。

      二是試點數字農家書屋改革。石堰村農家書屋占地面積150平方米,配有室外文化廣場600余平方米,有各類藏書2500余冊,定期結合華巖鎮“書香華巖”讀書月組織開展漂書活動、文藝活動等文化活動,提升農家書屋使用率,努力營造濃厚的學習氛圍。

      三是在學用結合上下功夫。村成立黨建帶團建志愿者服務隊,挖掘有一技之長的黨員在春節期間為村民寫送春聯,常年為轄區青少年開展禁毒、國學、繪畫等專題講座;常態化組織黨員開展“潔凈家園”環保行動、“綠色家園”護林行動等志愿服務活動,切實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深入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在村黨支部帶領下,石堰村先后榮獲市級文明村、市級小康村、市級文明村標兵、等榮譽。

      進一步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為鄉村振興提供組織保障,建議從以下方面著力:

      強化黨組織政治功能。充分發揮黨的政治優勢,把黨建工作融入到鄉村振興關鍵節點上。村黨組織加強對村民自治組織、經濟組織、社會服務組織的領導,健全農村重大事項、重要問題、重要工作由黨組織討論決定的機制。推行黨委班子成員擔任村黨建指導員制度,實現每個村黨支部都有班子成員聯系指導。

      擴大黨組織覆蓋面。推動黨的組織有效嵌入農村各類社會基層組織,黨的工作有效覆蓋各類群體。采取“支部+合作社”“支部+協會”“支部+龍頭企業”等模式,把黨支部建在產業鏈上,促進農村產業融合發展。

      提升黨組織服務水平。抓好軟弱渙散黨組織整頓,分領域開展基層服務型黨組織示范點創建活動,著力打造黨員教育管理、美麗鄉村建設、集體經濟發展等黨建示范“紅色走廊”。如華巖鎮民安華福社區“家門口黨建”是全區乃至全市黨建工作的一面旗幟,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曾給予充分肯定,為周邊黨組織建設提供了有益借鑒。深入實施“紅色基點”工程,持續推進“黨小組之家”建設,確保每個村(社區)建有特色鮮明的“黨小組之家”。

      加大學習型黨支部建設。一是以學習提高、帶頭致富、服務群眾、遵紀守法、弘揚正氣等作為優秀黨員標準,大力表彰典型,為其它黨員爭先創優樹立學習標桿;二是將單向講學轉為多向互動,豐富學習形式,如評選十佳“讀書之星”,結合黨員政治生日進行贈書,開展“黨的故事大家講”等活動,加強黨員學習參與感和知識獲得感。

      責編:周素麗

      聲明:本文為《國家治理》周刊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國家治理周刊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羅婷]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