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國家治理 > 前沿理論 > 正文

      正確認識精神生活共同富裕的時代內涵

      摘 要:對物質生活的追求與對精神生活追求同步,這才是人的全面發展。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直接相關,一方面,物質生活是精神生活的載體;另一方面,人的物質需求與精神需求可以同時存在,在追求物質的同時,也會存在高級的心理需求與精神活動。促進精神生活共同富裕要克服貧困亞文化,也要糾正對先富人群的偏見,主流媒體有責任進行輿論引導、價值定向,創造促進共同富裕的良好社會輿論環境。

      關鍵詞:精神生活 貧困亞文化 偏見 共同富裕

      中圖分類號 C911 文獻標識碼A

      習近平總書記在《扎實推進共同富?!芬晃闹凶鞒?ldquo;促進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裕”的重要論述。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促進共同富裕與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高度統一的”“要加強促進共同富裕輿論引導,澄清各種模糊認識,防止急于求成和畏難情緒,為促進共同富裕提供良好輿論環境”。[1]

      什么是精神生活的共同富裕

      貧困是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揮之不去、難以擺脫的苦難,是現代文明社會的傷痕。國際上對貧困的認識是發展的,由單一的收入概念,發展到人權、政治參與、教育、健康等概念。貧困的定義是一個從狹義向廣義不斷擴展的過程。早期的貧困定義將視野局限于物質生活,強調物質和收入的絕對數量;而新近的貧困定義則把個人能力、社會公平、文化教育也納入其中,更傾向于運用相對指標來度量貧困。習近平同志從精神方面拓展了貧困的內涵,他在《擺脫貧困》一書中指出:“擺脫貧困”,其意義首先在于擺脫意識和思路的“貧困”,只有首先“擺脫”了我們頭腦中的“貧困”,才能使我們所主管的區域“擺脫貧困”,才能使我們整個國家和民族“擺脫貧困”,走上繁榮富裕之路[2]。

      精神生活是相對于物質生活的一個概念,主要的活動領域是人們的大腦,如意識形態、價值觀念、道德觀念、規范意識、主觀感受等思維活動與心理狀態。物質生活的富裕是指獲得性的因素豐富,如財富、金錢、資本、資產,享受到的服務等;精神生活的富裕則是指人們在精神活動后獲得的滿足感,如價值觀、道德感得到社會認同后的幸福感。人民精神生活共同富裕,一是指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的富裕應該同步;二是指人們的精神生活內容本身要豐富起來,如人生觀、世界觀與主文流化是符合的,價值觀是大多數社會成員認同的,道德觀是得到全社會推崇的;三是不同階層之間、不同個體之間對某些重大問題(如共同富裕、收入差距、貧富分化)存在共識。

      對物質生活的追求與對精神生活追求同步,這才是人的全面發展。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直接相關,一方面,物質生活是精神生活的載體。當物質生活水平較低時,人們更加關注生存方面的需要,精力主要花費在吃、穿、住、行等基本物質需求方面,對精神的需求依然存在,只是這種需求被抑制了。所以,面臨生活所迫時,人們對國家大事、世界形勢無心關注,高雅藝術無錢欣賞,無法享受體現精神生活的許多活動。通常物質生活的富足,給人們帶來生理上的滿足,并為精神上的滿足帶來生理的基礎。在生活需求基本滿足、生活無憂的狀態下,諸多基于生存需要的物質欲望會降低,這種情況下人們追求更高層次的心理需求,如馬斯洛的需求理論所言,人的需求是遞進的。

      另一方面,人的物質需求與精神需求可以同時存在。在追求物質的同時,也會存在高級的心理需求與精神活動。如在中國革命的初期,為了追求國家獨立、民族解放,革命先輩在險惡的環境中,憑著堅定的革命信念不怕犧牲、前赴后繼,建立了新中國。這種精神的富足超越了物質的匱乏。正是有了對社會發展科學、理性的認識,掌握了社會發展的規律,使得千百萬革命者有了堅定的信念和強大的精神力量,推動著他們堅韌不拔地進行革命活動。今天,我們在縮小貧富差距、追求共同富裕的道路上,依然不能夠忽視精神的力量與作用。精神的力量讓人民在精神上富裕起來,能夠正確對待貧富差距,理性認識縮小這種差距的路徑,提升自身的政治覺悟、道德水平、法治水平,提升自身的文化素質與職業技能,為縮小貧富差距貢獻自己的力量??傊?,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的全面進步離不開精神富裕。

      精神富裕要克服貧困亞文化

      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之后,我國的貧困形式主要是相對貧困。相對貧困是指在同一時期,由于不同地區之間、各個社會階層之間、各階層內部不同成員之間的收入差別而產生的低于社會認定的某種水平的狀況。這些低收入群體中,相當多的人在精神生活中是有追求的,他們關心國家大事、社會進步,遵守社會規范,擁有良好道德;但也有相當部分低收者的精神生活并不健康。

      美國學者劉易斯在1966年研究美國窮人時,提出了“貧困文化”的概念。他指出“貧困文化”是窮人所共享的有別于主流文化的一種亞文化,也是窮人對其邊緣地位的適應或反應。[3]劉易斯觀察到貧困文化一旦形成,就傾向于永恒,如棚戶區的孩子,到6—7歲時,通常已經吸收貧困亞文化的基本態度和價值觀念。因此,他們在心理上不準備接受那些可能改變他們生活的種種變遷或機會。[4]他的研究引起人們對貧困問題的重新思考,給我們提供了一個獨特的研究視角。

      不少學者在扶貧過程中發現,我國農村的貧困者身上,也存在這種貧困亞文化的表現:如一些人在人生觀上存在宿命論,對命運深信不疑,認為再努力也是沒有用的,在持續的貧困和生存壓力下產生了與世無爭、消極被動、自輕自賤和悲觀絕望的心態,當扶貧者勸導他們要努力奮斗,他們會說出奮斗沒有用的各種理由;他們不愛學習,有的人連九年制義務教育都沒有完成,有限的文化知識導致視野狹隘,不了解日新月異飛速發展的世界,只想安全縮在自己的小屋中,不敢承擔任何微小的風險;他們在價值觀念上安土重遷,環境再險惡,認為是祖先生存的地方,不愿意搬遷到自然環境好的地方去;在生活觀上不思進取,目光短視,只看到眼前的事物,看不到長遠的事物,不敢接受新的事物,不愿意接觸、學習新的知識與事物,害怕接觸新的環境,甚至怕外出打工;辦事沒有計劃性,也沒有時間觀念,甚至“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今朝有酒今朝醉”。有的貧困者好逸惡勞,希望扶貧者將他們的生活全部兜底,而自己不用努力、奮斗、付出。有時候他們也會與富裕群體對比,但只比收入與結果,不提努力與投入。低收入者這種貧瘠的精神世界,即使擁有了豐富的物質財富,在精神上依然是貧困者。經濟貧困只是一時,精神貧瘠才更為致命的,它使貧困者在心理上很難理解外部的改變,更不要提抓住發展的機會。而這樣的文化一旦形成,又會生成自我延續的機制,即便外部環境已經發生變化。

      《世界的貧困》是法國學者布迪厄研究貧困人群的實錄。作者在書中指出,貧困者的窘迫往往源于他們沒有選擇,而沒有選擇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貧困者在市場競爭中缺乏必要的文化資本。筆者在課題調查中也發現,底層貧困群體之所以不斷地在貧困中掙扎,受教育程度低、文化知識少是一個重要原因。要打破這種狀態,一是從下一代抓起,這就需要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用找到好的工作來打破貧困的代際循環。二是通過自我認識的矯正,對自己個性的矯正,擺脫頭腦中的“貧困”來適應社會。這就要通過文化知識的補充,通過自我反思,提高自信心,提高認識能力,學會理性認識世界,克服認知偏差。在精神上豐富自身,獲得更多的現代性意識。堅決摒棄一切“等靠要”等消極思想,依靠勤勞走向共同富裕。

      精神富裕要正確看待先富群體

      中央提出要縮小貧富差距后,網絡上出現不少對富裕階層調侃、嘲諷,甚至喊打殺的聲音,以此來表達對富人的不滿。某些人在致富的道路上,采取了越軌型的手段,但少數人的非法致富并不是致富路中的主流,因此不能一葉障目,將所有的富人都視作為富不仁者,甚至發展成仇恨富人群體的心態。

      改革開放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發展史上一次偉大革命,我們采取“摸著石頭過河”的方法,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政策。當鄧小平同志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口號時,還有許多的不理解、疑惑。但實踐證明,這一社會政策在當時是極為正確的,它打開了束縛在人們身上的桎梏,將人們為滿足基本生存的欲望、需求的能量完全釋放了出來。這一股力量也正是市場經濟所需要的,這一巨大的能量推動著市場經濟迅猛發展,創造了大量的經濟財富,使我國的物質基礎日益雄厚,為今天的脫貧攻堅、促進共同富裕打下了良好的物質基礎。

      在改革開放初期,大部分人習慣在體制內工作與生活,害怕失去穩定的工作,害怕體制外的市場風險。一部分原本在體制邊緣、沒有穩定工作的人,或者體制內有強烈意愿改變現狀的人,率先進入了市場,成為個體工商戶,有的做大了成為民營企業家。同時,由于當時的物質產品極其缺乏,為發展商品經濟提供了巨大的空間,率先從事商品經濟的人比較容易成功,賺取到了“第一桶金”。

      在先富起來的群體中,大部分人是勇敢的,不但有冒險精神,而且能吃苦耐勞、遵紀守法。這些人的成功,既有改革開放政策提供的機會,也有個人素質能力的原因。一部分富裕起來的人通過創業,創造和擴大了就業崗位,為其他人提供了共同富裕的機會。

      作為富裕者,對自己獲取的財富要有清醒的認識,不能夠認為這全是靠自己的能力,對自己能力自視過高,甚至忘乎所以。正是國家和改革開放政策提供了大環境與社會機會,正是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具體的幫助措施,才使個體、民營等非公經濟得以發展。而且,政府在幫助民營企業解決困難與危機的同時,還承擔了大量的經濟和社會代價,如礦產資源的開發帶來的環境危害、企業改制帶來的工人下崗失業問題等。先富者的成功有自己的努力,也有國家政策的利好,政府的支持、職工的付出、民眾的消費,社會各方面的支持,甚至部分人承擔了代價。因此,先富起來的人要懂得承擔自己先富以后在社會中的責任,要在物質財富富裕的情況下,多做一些社會公益、慈善事業,多幫助社會中的弱勢群體,完善自我的道德追求,踐行自己的社會責任,這才是富裕者精神上的富足與完善。

      為共同富裕創造良好輿論環境

      鄧小平同志指出,“共同致富,我們從改革的一開始就講,將來總有一天要成為中心課題”[5]。在改革開放取得雄厚的物質基礎上,共同富裕已經進入中央的議事日程,進入了實際操作階段。此時,在社會文化方面我們要創造對貧困者與對富裕人群雙友好的社會輿論環境,在全社會凝聚幫助貧困者就是幫助我們自己的共識。

      在美國,貧困者有政府的諸多補助、慈善人士的大力救助,也有職業培訓,但是在政治上,貧困者總體是無社會地位、無話語權的,美國學者將貧困者稱為“隱形人”。救濟方式基本上是以輸血為主,使許多貧困者“躺平”了,只享受福利而不愿意工作,他們在精神上依然是貧瘠的。而中國始終把群眾利益放在首位,黨和政府極為關心低收入群體,傾全國之力開展脫貧工作。低收入者的政治地位與一般人無差別,媒體也頻頻報道,他們的處境成為全社會關心的大事,我國的低收入者是“顯形人”。我國黨和政府采取精準扶貧的方針,在扶貧中注重扶志、扶智、扶知、扶資,先在精神上扶貧,讓貧困者樹立脫貧的志氣、勇氣,然后幫助他們提高智慧與技能,幫助他們掌握科學文化知識,最后在資金上扶持他們,讓他們在物質脫貧的過程中,在精神上也逐步富裕起來。精神脫貧是扶貧中一個更加艱巨的工程,需要堅持對脫貧者持續的教育與引導。只有在精神上脫貧,激發自力更生的意愿,物質上脫貧的成果才能夠鞏固。

      在社會輿論方面,盡管各個利益集團、各個職業群體、各個年齡群體,對共同富裕有著不同的見解,但是主流媒體應該加強輿論引導,澄清各種模糊認識,確定共同富裕的基本價值共識,減少各種非理性的、情緒性言論的干擾,例如:

      共同富裕的內涵是豐富的。它不只是群體之間貧富兩極的共同富裕,而應多維度地看,還有地區之間、城鄉之間、全體社會成員之間的共同富裕。物質富裕也不只是收入、財富,還有獲得教育機會、醫療資源、就業機會、健康保障、住房福利等。

      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的社會工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指出,“要堅持循序漸進,對共同富裕的長期性、艱巨性、復雜性有充分估計,鼓勵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徑,總結經驗,逐步推開”。它不只涉及貧富兩個群體,不僅要依靠國家的政策調節,也要依靠企業家群體的支持,還需要全社會各個階層的支持及低收入者自身的努力奮斗。

      共同富裕不是要消滅差別。實現公平正義的理想,是有歷史條件的。政府為防止貧富差距過大而采取的某些措施,在輿論中有的作出片面的理解,反應過于激烈,平均主義、“大鍋飯”思潮有重新泛起的苗頭。有人甚至認為對百萬以上的收入要稅上加稅。

      共同富裕不是消滅富人。實現共同富裕是為了盡可能地減少窮人,讓窮人有機會提升自己,變為中產階層。而非打倒、消滅富人。共同富裕既不能走平均主義的老路,也不能走劫富濟貧的歪路。輿論宣傳部門要以正確的價值觀引導公眾,要使群眾相信共同富裕順利實現需要營造對貧困者和先富者雙友好的社會環境。這個友好環境就是一種社會理性的安排,會使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更加具有感召力,人民更加具有凝聚力。

      【本文作者為南京大學社會學院教授】

      注釋

      [1]習近平:《扎實推動共同富?!?,新華網,2021年10月15日。

      [2]習近平:《擺脫貧困》,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160頁。

      [3]Lewis Oscar. The Culture of Poverty. Scientific American, 1966, 215(4), 19—25.

      [4]Lewis Oscar. Five Families: Mexican Case Studies in the Culture of Poverty, New York: Basic Books. 1959, p.188.

      [5]《鄧小平文選》第三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364頁。

      責編:程靜靜

      聲明:本文為《國家治理》周刊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國家治理周刊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羅婷]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