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tsps"></acronym>
    1.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首頁 > 思想理論 > 理響中國 > 正文

      鄢一龍:從中國道路到中國道理

      《中國道路與中國道理》,鄢一龍著,中國方正出版社出版

      中國崛起是人類前所未見的奇跡,打破了三大發展迷思

      現代中國的崛起是人類前所未見的奇跡,中國創造了人類發展史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持續時間最長的高速發展奇跡。1949年,中國是世界上人均GDP最低的國家之一,人均預期壽命只有35歲。但今天我們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很快就會跨過高收入國家的門檻。目前世界銀行高收入國家標準是大于1.2536萬美元。中國人均預期壽命已經達到了77.3歲,“十四五”期間將提高到78.3歲,而美國原來是78.8歲,2020年因為新冠疫情下降了1.5歲,變為77.3歲。這意味著雖然以匯率法計算的中國人均GDP還只占美國六分之一左右,但是中國人均預期壽命已經與美國大體相當。

      更為重要的是,從世界范圍來看,中國崛起打破了三大發展迷思。

      一是打破了發展中國家的“玻璃天花板”。發展中國家長期被納入一個西方中心/非西方邊緣的全球發展體系中,能夠獲得一定的發展空間,但是不被允許突破發展的“玻璃天花板”。發展中國家只能是依附型或者半依附型的發展,而不能真正獨立自主發展;只能在霸權國家所容許的分工體系之內發展,而不能觸動霸權國家奶酪,許多國家都因此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中國不但實現內生自主的發展,而且不斷攀上發展的新階梯,跨越了“貧困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未來也會跨越日本等國陷入的“高收入陷阱”,邁向發展的最高階梯。

      二是打破了只有資本主義制度才能更快發展的迷思。以往實現現代化的國家都是資本主義國家,蘇聯人均GDP最高的時候估計也只有七八千美元。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實現了比資本主義國家要快得多的發展,短短幾十年時間就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三是打破了西方列強“國強必霸”悖論。世界歷史舞臺上主角不斷在變,霸權爭奪戰主題卻從未改變。與西方歷史上的霸權不同,中國不是靠到世界各地殖民、四處掠奪發家致富,而是靠十幾億人民的辛勤勞動、創新革命而富起來的;中國奉行的不是霸道,而是王道,不是“國強必霸”,而是“國強好仁”;中國不是輸出戰爭動亂、輸出苦難,而是為世界創造巨大發展機遇,讓世界各國搭中國發展快車;中國不是要在世界上稱王稱霸、唯我獨尊,而是要堅定維護真正的多邊主義,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對于21世紀的人類而言,中國的崛起不但是新現實,更具有新意義,不但是中國力量,更是“中國主義”“中國道理”。在西方知識體系中,像中國這樣的國家要么亦步亦趨接軌西方模式,要么遲早走向崩潰,是不可能崛起的。而中國出乎意料的崛起,將使得偽裝成“普遍理論”的西方政治理論面臨整體性挑戰,人們將從幾個世紀的西方中心知識體系中真正祛魅,認識到所謂的“普適性”不過是西方性,所謂的“普世價值”不過是西方價值,所謂的“歷史終結”不過是歷史一瞬。

      中國道理將重新解釋整個世界,重新書寫人類知識體系,將為世界貢獻中國智慧

      中國崛起只能用中國話語來述說,中國道路只能用中國道理來解釋。歷史吊詭之處在于,從傳統中國到現代中國的轉型,融入西方體系是主要推動力,但終究無法被徹底西方化。因為中國塊頭太大、西方帳篷太小,中國骨頭太硬、西方消化能力太弱,中國承擔著既吸納西方體系又撐破西方體系,為人類開創新體系的歷史性使命。

      如同中國經驗為世界貢獻了中國方案一樣,中國道理也將為世界貢獻中國智慧。中國道理將重新解釋整個世界,重新書寫人類知識體系,同時,這并不意味著從“西方中心論”到“中國中心論”,而是意味著在西方中心知識體系中被壓抑與被邊緣化的知識體系的一次解放,意味著被西方思想禁錮住的人類思想進步的一次救贖。

      中國的偉大復興呼喚中國學派。要言之,所謂中國學派就是基于中國自身文明基因,并借鑒西方理論,對于現代中國革命、建設、改革、復興歷程的理論體系進行建構,以實現理論與實踐的統一、意識與存在的統一,為人類社會普遍性問題提出新解釋與新表述,用中國道理解釋人類發展,用中國話語講述世界故事。這將是一場跨多個學科、持續幾代人、無數學者共同參與的知識革命,中國學派并非西方知識體系之補缺拾遺,而是一場大本大源、動天下之心的根本性思想變革。

      知識建構范式革命需要超越中西“體用之爭”,從西方理論中心范式轉向中國實踐中心范式,推進“一體三用”的中國話語建構,以實踐為體,以馬中西三種理論資源為用,推進理論話語創新。實踐為體就是要從“西天取經”轉向實踐取經,擺脫西方理論教條束縛,打破一味追求形式科學性的迷思,在方法論上倡導實踐主義,而非演繹主義、證偽主義、實證主義,將理論的科學性分界真正建立在來源于實踐、符合實踐、經得起實踐檢驗上,而不只是建立在形而上的“科學方法論”上,更不是建立在特定理論的邏輯推演上,在持續進行的“實踐—理論—實踐”循環中獲得理論的此岸性、真理性與創新性。

      百年新路責人開生面。中國道理無法用西方道理來“我注六經”,而不得不用“六經注我”。根本原因在于,中國道路對于西方是整體性、根本性之超越,而非局部枝節之差異,舉凡經濟、政治、社會、治理、國際關系等方方面面都形成了創新性的中國道路。

      (作者為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副院長、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責任編輯:潘旺旺]
      2020最新国产高清毛片

      <acronym id="ztsps"></acronym>